您所在的位置:首页>>文博快讯
栏目导航
备受争议的河南安阳曹操高陵考古发掘问题,首次得到了国家文物局的正面认……
居安思危警惕博物馆“ 空心化”
发布:admin  2015年12月8日  

   2008 年博物馆免费开放以来,我国博物馆事业令世人耳目一新,博物馆数量日新月异,建筑和硬件设施比肩世界水准,博物馆社会教育活动异彩纷呈,博物馆“文创”产品琳琅满目,博物馆观众超过6 亿多人次。博物馆对社会服务活动的关注,加大社会服务活动投入,从积极方面看,纠正了此前“重专业、轻服务”的偏差,回归博物馆社会文化服务机构的道路。但另一方面,社会文化服务项目的增加,导致博物馆业务经费分配及工作队伍结构的调整,一定程度上影响到博物馆的组织定位和发展战略。客观审视近年来博物馆事业发展的喜与忧,在完善博物馆社会服务的同时,重视转型对博物馆基础业务的影响,警惕“空心化”对博物馆事业发展的影响。

     一

   根基不牢,地动山摇。博物馆“空心化”是博物馆基础业务落后于博物馆基础设施建设及社会服务的状况,是博物馆发展不平衡的表现。具体表现为博物馆收藏单一化,即博物馆收藏仍以文物为主,缺乏反映知识建构、区域发展、民众生活的系统收藏。博物馆藏品单一化制约博物馆研究等基础业务活动的开展,博物馆社会教育活动也因多围绕文物知识而显得单调;多年来,因博物馆藏品多为文物或古代艺术品,以及受到文物保护要求的制约,博物馆研究多聚焦于文物。由于传统上认为文物是历史遗物,对文物的研究多采取历史学、考古学的研究方法,同时也受“金石学”考据方法的影响,这使我国博物馆藏品研究更多在于具体物品的辨物、定名、鉴真,深入揭示藏品多维度知识性内涵以及对藏品的利用研究明显薄弱,展览内容的研究常常只是考古和历史信息的呈现,尽管观众更感兴趣的是物品背后的人的生活和社会发展条件,但在博物馆展览中却难以见到,观众只能来“看宝贝”。


   有些博物馆更是将博物馆视为展示馆藏和承办外来展览的展览馆;其次,博物馆教育依然是博物馆社教部门“孤军奋战”的局面,博物馆其他业务部门常常视博物馆教育为边缘活动,没有积极主动的参与博物馆教育活动。一些博物馆的展览讲解主力是“志愿者”,很少看到博物馆馆长或研究人员在展厅中开展教育活动的身影。博物馆教育的研究也有待加强,特别是对观众及观众参观行为的了解仍处于经验感觉,观众的构成状况如何,观众对参观博物馆有什么需求,观众需求与博物馆教育目标的偏离状态,博物馆教育的成效如何,博物馆对此知之寥寥。只有了解观众,博物馆教育才能有的放矢,才能在满足观众需求的同时实现教育效果。再次,博物馆专业队伍呈现“青黄不接”的局面,可能是由于知识结构、对博物馆理解的差异,博物馆藏品与业务人员的分离状况,以及一些中青年业务人员对博物馆业务特性理解不到位,使博物馆最具特色的“实物”与知识渐行渐远。


    博物馆基础性业务活动后继乏力,长此以往,其对博物馆社会形象、发展战略、社会公信力的负面影响将逐渐显现。没有定位清晰的系统收藏,博物馆将失去特色,展陈、教育等业务活动将失去实物藏品的支撑。缺乏基于博物馆收藏的研究,博物馆的业务活动只能是单一视角、肤浅层面的苍白描述,博物馆沦为“陈列馆”。博物馆研究的缺失,也会造成博物馆展陈、教育活动权威性的降低,影响博物馆的社会公信力。观众来到博物馆,看不到由博物馆研究成果支撑的展览,体验不到基于实物的学习成效,人们将会对博物馆学术水准产生质疑,进而对博物馆中看到展品和读到的信息产生质疑。我们在博物馆中常听到观众“这是真的吗?”的疑惑,其深层次的原因就在于观众对博物馆研究能力的质疑。



   造成博物馆“空心化”的原因是复杂的,最主要的应该是博物馆发展环境与博物馆发展理念的偏差,当前的博物馆定位、任务、业务流程、业务标准等主观认识落后于博物馆事业发展及社会公众的需求。进入二十一世纪,我国博物馆已更广泛深入的融入社会发展中,从上世纪文物系统负责文物保存的部门到提供社会公共文化服务的机构,从利用文物形象展示社会发展史到基于实物藏品的社会教育,从“群工宣教”到支持自主学习和培育公民道德,从服务来馆观众到利用新媒体为广大公众提供教育和欣赏服务,博物馆机构性质、基本业务内容及工作范畴发生了深刻改变。不可否认,我国许多博物馆管理者及从业人员对博物馆的认识仍停留在文物或古代艺术品的保护和展示,对博物馆工作的要求更多关注于让历史文物发挥服务当前社会经济发展的作用,对博物馆业务人员的要求更多是执行能力。此外,博物馆管理体制的变革也有一定影响,如博物馆基础业务的外包,一些博物馆的展陈项目交由社会组织承办制作,导致博物馆业务人员藏品研究与展陈设计制作的联系被割裂,博物馆研究成果只能以专业学术论文的形式呈现,而不能以博物馆展陈教育的形式呈现;又如一些博物馆服务项目委托社会化劳务企业承担,特别是博物馆一线服务工作人员多为非专业人士,博物馆业务人员与观众直接接触的机会大为减少,不能直接听取观众的心声,不能理解观众不断变化的需求,造成博物馆展陈教育安于现状、自说自话。



    系统完善的收藏是博物馆的心脏,是博物馆发展的不竭之源,是推动博物馆业务发展的重要动力。博物馆收藏是有关特定知识主题的物件组合,尽管收藏是由具体实物构成的,但收藏的价值并不是单个物件的简单叠加,而是构成收藏的每个物件都能反映相关知识主题的特殊维度或信息。博物馆收藏强调藏品的集成、“语境”和共性特点,单件藏品的特质通常可以在其实物本体上显现出来,博物馆收藏的特质则是在各个藏品的关系中体现出来。博物馆收藏的规模和质量还是博物馆研究水平的重要标志,博物馆藏品研究要揭示藏品携带及传递的各种信息,也要构建实物与知识的连结,让博物馆藏品真正发挥构建和验证知识的作用,确立藏品在知识构建过程中的位置。当代博物馆需要调整藏品搜集策略,将着眼点放在“博物馆收藏”的构建上,淡化“文物”色彩,关注知识或文化主题,明确博物馆收藏的主题和范畴,如地域历史、族群文化、知识主题、自然现象等,结合博物馆发展战略和业务规划,构建特点鲜明、内容完整的博物馆收藏。这样做,还可以避免博物馆对有限的文物的争夺,并通过各种主题的博物馆收藏丰富充实文化遗产。


   研究是保持博物馆活力的发动机。博物馆研究要体现博物馆的特点,充分发挥博物馆收藏资源构建知识的作用,为博物馆各项业务提供坚实的科学基础,为观众的博物馆学习提供智力支持。最具特色的博物馆研究是基于收藏实物的研究工作,首要任务是确保藏品的真实性,即作为科学研究对象的实物样本的真实可靠,在不同学术研究“语境”中对藏品进行科学的描述、解释和解读,将获得的相关信息与特定知识进行专题研究,并以藏品为枢纽,对相关学科进行综合性研究。此外,博物馆研究还应研究藏品在各项博物馆业务中的应用,如何在博物馆环境中通过博物馆藏品传播知识和支持学习。中国历史上的传统知识分子运用金石学的考据方法,将实物与礼制建设联系起来。启蒙时期的学者运用实验实证的方法,将实物与知识联系起来。现代科学的研究者运用物质文化、人类学等方法,将实物与人的社会生活联系起来,并运用艺术史、商品理论、图像学、符号学等方法,揭示出实物蕴涵的丰富信息。随着研究手段和认识能力的发展,博物馆藏品中蕴涵的多种信息将会不断被揭示和讨论,可以说,博物馆藏品的研究不是“毕其功于一役”,而是持续的信息富集和知识优化过程。


   博物馆应该创造适宜的研究环境,除了必要的研究条件,更重要的是让研究人员更方便的接触和观察藏品,接触真实实物,不仅可以发现新的事实,更可以激发研究人员的研究思路,发现新的研究课题。(转载自《中国文物信息网》)

版权所有© 广东革命历史博物馆 ©2009 GuangDong Museum Of Revolutionary History.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208887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