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学术研究>>近代广州
栏目导航
热点藏品
——黎雄才绘画艺术略论 刘小翠 尽管国内美术界对于“岭南画派”的提法曾
最近更新
——黎雄才绘画艺术略论 刘小翠 尽管国内美术界对于“岭南画派”的提法曾……
粤剧源流初探

余勇

 

【摘要】 粤剧是岭南文化突出代表,粤剧的形成时间历来说法不一,本文根据已掌握的资料把粤剧的历史追溯到本地班的产生,并运用大量的史料予以证明。

 

粤剧有“南国红豆”之美誉,是广东最大的戏曲剧种。粤剧的历史有多长,历来说法不一,前人留下来的粤剧史料,比较详尽的有麦啸霞的《广东戏剧史略》,有陈非侬的《粤剧六十年》,以及赖伯疆、黄镜明合写的《粤剧史》和赖伯疆的《广东戏曲简史》。麦啸霞没有明确的阐述粤剧产生的时间,陈非侬认为粤剧有七百多年的历史,他的根据是佛山祖庙以前有座石戏台,建于南宋末年,约有800年的历史,再认为南宋时南戏某些剧目与个别方言和粤剧相同;赖伯疆认为,粤剧约形成于明万历年间,他认为:“在明万历年间,在佛山的大基尾就创建了早期粤剧戏班的行会组织‘琼花会馆’,并在其附近的汾江之滨建造了‘琼花水埗’ ……琼花会馆的建立表明在万历年间,粤剧队伍的人数已经相当可观,以至有建立艺人组织的必要。”①另外,在欧阳予倩著的《谈粤剧》里含蓄的说,粤剧形成于清代中期,这样,他和前面几位的说法相距时间更远。那么粤剧的历史到底有多长呢?它的发展变化又是如何呢?笔者拟从以下几个方面进行分析。

一、关于粤剧形成的时间。粤剧的形成情况比较复杂,它是外来的多种戏曲声腔和广东本地土戏、民间说唱艺术不断融合和丰富而形成、发展壮大起来的。粤剧和其他兄弟剧种一样,是经历了漫长坎坷的发展历程。粤剧的形成大致经历了三个阶段:即外江班---本地班----粤剧(古腔粤剧和现代粤剧)。所谓外江班就是姑苏班、徽班、江西班、湖南的湘班、汉班以及陕西班、豫班等,演唱昆曲、秦腔、弋阳腔、祁阳腔等声腔。外江班大量涌入广东,推动戏剧活动的繁荣,应不早于明初南戏兴盛之时。

广东古称扬越、百越(百越一作百粤),在古代,广东虽被目为“南荒之地”,相对于北方的原始歌舞,广东的文化相对落后些,但也有了自己的歌舞。1986年,在曲江石峡遗址出土的陶罐残片,其上部拍印曲折纹,下部拍印有五个人手拉手翩翩起舞的生动场面,其中一女头束长发,边舞边张口歌唱②。表明新石期末期广东的先民在劳动之余也有了最原始的歌舞,这与当时广东的制陶业的发展有关,妇女是主要的劳动力,这个出土陶罐的歌舞,很可能是女陶工们把自己的业余文化娱乐生活反应到自己的劳动产品上去。从汉末至唐、宋、五代,战乱频繁,北方和中原的一些百姓为逃避战祸,纷纷南迁,许多达官显贵(包括被贬谪官吏)来广东做官,北方和长江流域一带的“衣冠气习”、“风流遗韵”,更是大量的涌入。

原始歌舞,带有相当浓郁的宗教性色彩,但是他表达了当时人们的某种愿望,是民间歌舞和民间表演艺术最初的传统。清人屈大均《广东新语注》:“粤俗好歌,凡有吉庆,必唱歌以为欢乐。”③刘禹锡的《插田歌》也有“齐唱田中歌,嘤咛如‘竹枝’”之句,描绘了粤北连州农民边劳动边唱歌助兴解乏的情景。元末明初,广东各地的民间歌舞更是蓬勃发展。广东特别是广州的戏曲演出活动日趋活跃,戏班既有“闽姬”、“江浙戏子”等外来戏班,又有“越女”、土戏等本地班,两者长期杂处,互相交流、互相影响,于是,强大的外来戏曲声腔吸收融化了广东民间土戏、民间音乐、民间歌舞以及其他杂调,逐渐为粤剧的形成奠定了基础。有文字记载和实物可稽的也多出自明清两代。较早的记载,有明初孙蕡(1334--1390)写的《广州歌》诗,孙蕡,字仲衍,号西庵,南海平步(今顺德)人,是元末明初岭南最著名的诗人,为“南圆诗社”五先生之首。明、清以来人们对其诗作颇为推崇,胡应麟《诗薮》谓其诗“足雄居一方,先驱当代”。其诗中记述广州城南濠畔的歌舞戏曲,有“闽姬越女颜如花,蛮歌野曲声咿哑”句。孙蕡博学工诗,洪武四年(1371)他调任工部织布局使,未几又调任虹县(安徽属)主薄,不久因蓝玉案被诛,因此孙蕡此诗应写于洪武初年未离广州以前。

元代在广州设有市舶司,广州港口仅次于泉州,是全国第二大港口,有水站和水铺的组织。水站是国家运送物质和人员的水上交通站,水铺可能是通过水路传递消息和邮件的机构,当时的广州有内、外港之分,最大的内港在西澳,外港则在扶胥镇④。有的学者认为:“元代广州最大的内港估计仍在西澳,孙蕡的《广州歌》便有‘岢峨大舶映云日,贾客千家万家室’之句......此诗是反映元代西澳盛况的。”⑤诗末两句云:“回首旧游歌舞地,西风斜日淡黄昏。”从这思古怀旧之句中,可见元代广州城里歌舞戏曲是颇为繁荣的。同时也说明,在粤东地区和广州开始出现了具有独特艺术品格的本土戏曲。

佛山是当时全国的四大镇之一,位于广州附近,地处富饶的珠江三角洲的要冲,水陆交通方便,物产丰富,冶铁工业和商业、手工业都很发达,并且和当时的全国城市一样,建立起各种行会组织。这时,封疆大吏都集中于广州,佛山很少有官吏居住。因此,被官吏豪绅拒之门外的本地戏班,就在佛山麋集,佛山就成为早期粤剧戏班和艺人的大本营、集散地。

由于外江班来自五湖四海,品种五花八门,且局限在外省商人和宦官富豪的小天地演出,很难演化为粤剧。又由于本地班在同外江班竞争中,逐渐失去了广州市场,被迫向广州以外的乡村发展,在竞争和发展过程中,本地班博采各外江班之所长,利用熟悉本地风土人情,人员易于吐故纳新的优势,从美丽富饶的珠江三角洲吸取丰富的民间艺术养料,扎根在广大群众之中,进而取代了外江班的统治地位。经过缓慢而长期的渐变,终于形成了自己的独特风格,演化为古装粤剧。笔者认为,粤剧的历史从本地班算起,比较合理。由于从过去的史料记载很难找到第一个本地班建立的确切时间,只有通过其它记载的蛛丝马迹去寻找。

据明成化十七年(1481),佛山石湾《太原霍氏族谱》(木刻本)里霍氏仲房七世祖晚节翁家箴记载:“一年之景,元宵之灯酒,三月三之扮饰,五月五之龙舟,七月七之演戏,世俗相尚,难于禁革……七月七之演戏,良家子弟不宜学习其事,虽学会唱曲,与人观看,便是小辈之流,失之大体……后之子孙,遵吾墨嘱。”这里记录了1481年佛山石湾一带一年四季的民俗活动不断,并且由来已久。对此,霍氏族长认为对书香世族不利而又无可奈何,只好告戒子弟莫参与其事,尤其演戏。值得注意的是“不宜学习其事”等句,说明社会上不仅有本地班演戏,还带动了业余戏剧活动,以至平日管束甚严的“良家子弟”,也学会唱曲。由此推断,本地班的建立肯定早于1481年。

二、粤剧的形成。明嘉靖年间,昆腔杂技已在广东城乡流行了,据《广东通志》卷20“风俗”上的记载:连山有“江浙戏子至,必自谓村野,辄绝谢之”;韶州府“迎春妆饰杂剧,观者杂遝”;惠州府“元夜旧自十三至十六各张灯于淫祠,般办杂剧”,“朝拜会旧于三月二十七日,郡中有所祈祷者,皆会众自玄妙观沿街拜自东岳宫,装扮杂戏为羌观差。”⑥昆腔对广东的戏曲粤剧、潮剧等剧种都有深刻的影响,有些剧种如粤剧的音乐曲牌,至今仍有昆曲的遗韵。昆曲的传播媒介,可能通过官宦的升迁调动,或由商人引进。明万历时期,惠州府博罗县籍官僚张萱,私人蓄养有演唱昆曲的家庭戏班,其中有个叫黛玉轩的艺人能够用《太和正音谱》演唱昆曲,张萱特为之刻《北雅》一书,可见广东的士大夫们对昆曲的喜爱。

从明嘉靖至万历年间,南戏、弋阳腔、昆山腔、秦腔等在广州、佛山、南海、新会等许多地方盛行。明本《广东通志》也提到,嘉靖年间广州府已流行“正灯二戏”(正月张灯,二月演戏)的民谚。据《羊城古钞》记载:“广州濠水,自东西关而入,逶迤城南,迳归德门外,背城旧有平康是十里,南临濠水,朱楼画栋,连绵不断,皆优伶小娼所居,女旦美者鳞次而家。其地名西角楼,隔岸有百货之肆,天下商贾聚焉。”“此濠畔当盛平日,香珠犀象如山,花鸟如海,番贾辐辏,日费数千金,饮食之盛,歌舞之多,过于秦淮数倍。” ⑦明代广州的城南濠畔,已经成为优伶小娼集中聚集的地方,特别是“女旦”为数甚众,且歌舞之多,已被看成超过秦淮数倍。

到了清代,不少外来戏班通过高层官员来粤演出。至乾隆年间,“徽、赣、苏、湘、豫、桂等六省的戏班大举入粤,在广州的外江班数达76班。” ⑧乾隆二十七年(1762),外江班在广州城西的魁巷(今解放中路魁巷23号内)成立了梨园会馆,这是由江西艺人钟先廷首倡、众戏班集资兴建的。梨园会馆的建立,众多剧班的汇聚,不仅丰富了当地群众的文娱生活,滋润和催化了根在广东而又粗糙的土班(广腔)艺术,而且通过各剧种戏班在广州的“会演”,推动了各剧种之间的竞争、交流和相互吸收、取长补短、共同提高。

明末清初,流行广东的戏剧除外江班外,广东本土戏曲也得到迅速地发展,并出现了以地方命名的声腔----“广腔”。据雍正十一年(1733),李元龙作序,录天先生著的《粤游记程》记载:“广州府题扇桥,为梨园之薮,女优颇众,歌价倍于男优。桂林有独秀班,为元蕃台所题,以独秀峰得名,能昆腔苏白,与吴优相若。此外,俱属广腔,一唱众和,蛮音杂陈,凡演一出,必闹锣鼓良久,再为登场。至半,悬停午牌,诎然而止,掌灯再唱,为妇女计也,妇女日则任劳,夜则嬉游,其风使然。榴月朔,署中演剧,为郁林士班,不广不昆,殊不耐听。探其曲本,止有白兔,西厢十五贯,余但不知何是故事也。内有一优,乃吾苏之金阊也,来粤二十余年矣!犹能操吴音,颇动故乡之怆。”优伶所演唱的“广腔”,当为外省入粤的弋阳腔(或高腔)经过地方化的过程而形成的一种声腔,这种声腔不单纯是弋阳腔,而是当时传入广东的多种声腔的混合融化,之所以标明“广腔”这个新名词,说明它与先后传入广东的弋阳腔、昆山腔、秦腔等有区别,“广腔”是一种新的声腔,它是在吸收融会了上述多种声腔的基因而自成一腔。正如张庚、郭汉城先生所言:“每种声腔以它的形成地方命名,也说明它们已经变化为一种独立的剧种,无论在音乐、表演以及舞蹈艺术的各个方面,都具有自己的风格和特点。”⑨据麦啸霞《广东粤剧史略》考证,粤剧中的曲牌,如[点绛唇][雁儿落][水仙子][耍孩儿][上小楼][七兄弟][川拨掉][风人松][孝顺歌][山坡羊][扑灯蛾][水底鱼][石榴花]等,或出于大曲、或出于北曲⑩。其余“俱为广腔”,这说明“广腔”戏班已为数不少。“广腔”不仅有自己独特的艺术风格和特色,还有其独特的演出习惯和时间,以及拥有不少劳动妇女观众。广腔介于明末时的“广班”和清中叶以后的广东梆子、广东梆黄、广府大戏、锣鼓大戏、粤剧之间,是承上启下的一种戏曲声腔。

粤剧历来有一传说,清雍正年间,北京有一名伶张五(张骞,又称瘫手五),南来传戏,在麦啸霞、陈非侬和赖伯疆的著作里均有提及。张五是少有的万能老倌,不独各种角色都能演,而且文武戏都唱做出色。麦啸霞说:“瘫手五乃以京戏昆曲授诸红船子弟。”⑾这一说法有违史实,雍正年间京剧尚未形成,张五是不可能传授京戏给广腔班艺人的。有些学者认为,张五带来的可能是当时的高腔。其实当时的京班,是包括各种戏班的声腔,有弋阳腔班、昆腔班、乱弹班、秦腔班(西班)等。“广腔”是多种声腔的复合体,接受了各种声腔的影响。

关于“红船”,因其外部全部以髹于朱红色,其名称来由有五种说法:一是说雍正皇帝曾到过福建,特派两只船来广东运载演员前去演出,为便于沿途官吏照顾放行,特将船身髹以红色。二是嘉庆年间,有一姓高的巡抚在南昌腾王阁下置官船一只,作游览饮宴之用,广府戏艺人去南昌演出,见其漂亮而仿制之。三是洪门会有关“洪”、“红”同音,寓有反清复明之意。四是元末朱元璋与陈友谅争夺天下,朱战胜陈后,特制红船把陈的农民起义军赶上红船,形同罪人囚徒,广府艺人也可能因起地位底下而被视同罪人只好坐红船。五是红色象征吉利,髹上红色乃取吉祥之意。较可相信和理解的是,戏船到处演出,艺人们希望吉祥平安,并引起群众们注意而前来看戏,因而船身髹以红色。过去的解释是,广东本地戏人组织的戏班,用作交通运输和住宿的工具,当时其队伍绝大部分是本地戏人,演出风格异于外江班。红船班形成于明万历年间,尽管当时还被人们称之为“广腔”或“广府戏”,还未被称为“粤剧”,但它可称为粤剧的雏型,是粤剧的初级阶段,它为以后发展为粤剧奠定了基础。

 

作者单位:暨南大学文学院博士生

 

注释:

① 赖伯疆《粤剧史》,中国戏剧出版社19887月出版,第8页。

② 蒋祖缘、方志钦主编《简明广东史》,广东人民出版社1993年版,第41页。

[]屈大均著,李育中等注《广东新语注》,广东人民出版社19915月版,第318页。

④ ⑤邓端本《广州港史》古代部分,海洋出版社1986年版,第124页。

⑥《广东通志》卷20“风俗”(明嘉靖37年刻本)。

⑦《羊城古钞》[]仇巨川纂,陈宪猷校注,广东人民出版社199312月出版,第581-582页。

⑧ 赖伯疆《广东戏剧简史》,广东人民出版社,200112月出版,第82页。

⑨ 张庚、郭汉城主编《中国戏曲通史》,中国戏剧出版社1992年版,第454页。

11麦啸霞《广东戏剧史略》。

 

 

 

 

 

 

 

版权所有© 广东革命历史博物馆 ©2009 GuangDong Museum Of Revolutionary History.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208887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