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学术研究>>黄埔军校
栏目导航
热点藏品
周 兴 樑 近代中国反帝反封建民主革命的特点之一,是用“武装的革命反
最近更新
从党立学校到国办学校

                    ——黄埔军校校名变更探析

李民涌

 

陆军军官学校是1924年孙中山在中国共产党和苏联帮助下创办的中国国民党党立军事政治学校,后因形势发展变化,校名多次变更,但因校址初设于广州黄埔长洲岛,故通称黄埔军校。它以“创造革命军来挽救中国危亡”为宗旨,为国共两党培养了大批军事政治人才。军校的革命师生在反帝反军阀斗争中涌现了许多可歌可泣的事迹,铸造了统一国家、亲爱精诚、团结合作、卫国爱民、牺牲奋斗的黄埔精神。军校名将辈出,战功显赫,扬威中外,影响深远,是世界著名军校之一,在中国近代史和军事史上占重要地位,对中国现代史发挥深远影响。在黄埔军校的发展历程中,它由初创时期的中国国民党党立学校发展演变为广州国民政府国办中央军事政治学校,即1926年,广州国民政府将中国国民党“陆军军官学校”改为国民革命军“中央军事政治学校”。本文将对这一演变做初步探析。

 

一、由党立校是孙中山创校时的最佳选择

黄埔军校是孙中山创办的一所新型的军事政治学校,也是国民党的第一所正规军事学校。它开创的时候,“其系统不是隶属于政府而是由党来创办的,所以在广东时代本校的性质,是中国国民党的军官学校”[①]。孙中山之所以确定由党立校,是由当时的历史条件决定的。

首先,孙中山创建革命党的历史为由党立校积累了经验和教训。

孙中山是中国民主革命的先行者,他筹建会党,发动武装起义,一生致力于中国民主革命,然而,得到的结果却是惨痛的教训,“由于我们革命,只有革命党的奋斗,没有革命军的奋斗”,所以,“我们的革命,便不能完全成功”[②]1894年孙中山在美国檀香山创立中国第一个资产阶级革命政党兴中会,提出“驱除鞑虏,恢复中华,创立合众政府”的口号,并着手发动乙末广州武装起义,但由于起义泄密等原因而告失败;1905年初,孙中山赴欧洲的布鲁塞尔、伦敦、柏林、巴黎等城市,在中国留学生中组建革命团体,[③]8月,在东京成立中国同盟会,随后,成立同盟会分会,在南方各省发动反清武装起义,但由于只有革命党的奋斗,没有革命军的奋斗,起义全部失败,直到1911年武昌起义爆发,孙中山才享受到胜利带来的喜悦,并于19121月就任中华民国临时大总统。然而,由于孙大总统手中无兵,随即让位给手握重兵的袁世凯。19128月同盟会联合统一党等四个政团改组为国民党,孙中山被选为理事长。19139月筹组中华革命党,继续开展革命,然而,革命“现在得到的结果,只有民国之年号,没有民国之事实。”[④]

周恩来在回忆黄埔军校时说到,“开办黄埔军校应该说是孙中山军事投机失败的结果。辛亥革命时,孙中山有两个运动,一个是新军运动,另一个是会党运动。辛亥革命后,他的活动渐渐变成军事投机,甚至完全成了与军阀互相勾结,互相利用,其结果必然是可悲的破产。”[⑤]孙中山从辛亥革命到讨袁护法运动,都是用联络军阀的办法进行军事斗争,但每次革命都因旧军队的反叛而中途夭折。特别是1922年陈炯明叛变,炮轰总统府,孙中山更是发出了“患祸生于肘腋,干戈起于肺腑[⑥]”的沉痛之言。在中国共产党和苏联的帮助下,孙中山鉴于以往开展会党活动积累的经验和教训,毅然改组国民党,并于19241月在广州召开中国国民党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大会决定成立“中国国民党陆军军官学校[⑦]”,期望“本着中国国民党的党纲和总理的指导去训练武装党员,希望在这学校里养成一班有主义有纪律的下级干部,然后再来组织党军”[⑧]

孙中山把革命的希望寄托在这所党立军校的身上,他希望以军校的学生作为骨干,从而建立一支革命党掌握的军队,担负起救国救民的责任。军校开学以后,孙中山在日理万机中仍十分关心军校,充分肯定军校的成绩。他常对各军领导人赞扬黄埔军校有生气,要各军向军校学习,并多次到军校视察。

其次,俄国共产党革命的成功为由党立校提供了范例。

正当孙中山在开展护法护国运动时,1917117日,俄国无产阶级和劳动人民在列宁和布尔什维克党的领导下,用暴力推翻了地主资产阶级的反动统治,建立了世界上第一个无产阶级专政的社会主义国家。10日,上海《民国日报》在要闻专栏以《突如其来之俄国大政变》为题对这一“俄国式革命”做了报道。[⑨]十月革命为世界许多国家提供了革命成功的范例。孙中山对俄国革命的成功深有感触,在听到俄国革命成功后,他决定与俄共联系,1918年夏,致函共产国际远东书记处的达林,表示了对俄国布尔什维克的亲近态度,说俄共是中国革命的唯一实际的真诚的朋友,然后,又在上海《大公报》公开发表声明,说他赞成中国采取与苏俄亲密接近的政策,接受苏俄帮助,要与苏俄建立合作关系。请求苏俄政府在政治上、经济上、军事上给予援助,派出代表团帮助中国革命。1923年,孙中山更是派出“孙逸仙博士代表团”前往苏联考察军政,特别是军事院校的建设。在会见俄共中央书记鲁祖塔克时,代表团团长蒋介石提出代表团主要是了解俄共及红军情况,说“俄国革命的经验教训可能对国民党在中国的工作很有益”[⑩]。在陆军军官学校开幕典礼上,孙中山详尽地比较了中俄两国的历史,最后认为俄国革命能够成功,“就是俄国发生革命的时候虽然是一般革命党员做先锋,去同俄皇奋斗,但是革命一经成功就马上组织革命军;后来因为有了革命军做革命党的后援,继续去奋斗,所以就是遇到了许多障碍,还是能够在短时间之内大告成功。”[11]“象俄国一样,我们中国才可以同世界各国并驾齐驱,中国的民族才可以永远的生存于世界。”[12]正如毛泽东所总结的:“十月革命帮助了全世界的也帮助了中国的先进分子,用无产阶级的宇宙观作为观察国家命运的工具,重新考虑自己的问题。走俄国人的路——这就是结论”[13]

次之,国共合作为由党立校提供了条件。

俄国十月革命胜利后,积极援助中国的民族解放斗争。中国共产党十分关注孙中山和他领导的国民党,敬重孙中山的革命精神及其伟大业绩,并站在国家和民族利益的高度,把孙中山作为党的盟友,把国民党视为民主革命势力,尽力帮助孙中山开展国民革命。19228月,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在杭州西湖举行会议专门讨论国共合作问题,在会上,共产国际代表马林传达了共产国际执行委员会的指令,要求国共两党合作,共同进行民族和民主革命。[14]1922年孙中山从广州到达上海,中国共产党派李大钊、林伯渠多次与孙中山讨论中国革命问题,“讨论振兴国民党以振兴中国之问题”,孙中山答应李大钊“尽管一面做第三国际党员,尽管一面加入本党帮助我”。李大钊便第一个以个人身份加入国民党。此后,共产党的其他领导人也相继加入国民党。[15]19236月,中国共产党在广州召开第三次全国代表大会,大会通过《关于国民运动及国民党问题的决议案》,决定中国共产党员以个人身份加入国民党,建立反帝反封建的革命统一战线。会后,中国共产党发布《中国共产党通告十三号》,要求党员积极执行会议决议。此后,中共党员积极协助孙中山改组国民党,帮助国民党创建黄埔军校。李大钊受孙中山委派,“在北京进行国民党党务改组工作”,在广州“帮助筹备召开国民党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16]”,并担任大会主席团成员。共产党员参加了大会宣言、组织章程、组织宣传、组织党务等审查委员会的工作。李大钊、毛泽东还当选为中国国民党中央执行委员和候补执行委员。在具体筹办黄埔军校时,毛泽东还负责上海地区考生复试。[17]黄埔军校是国共合作的产物。共产国际的指导,国共合作的建立,中国共产党的有力帮助为孙中山领导的国民党创建黄埔军校提供了必要条件。

第四,新生的大元帅府尚不具备创建府办革命军校的能力。

1923年孙中山在广州重建的大元帅府,虽然在名义上是广东的领导政府,但由于杨希闵、刘震寰等军阀带着各自的目的隐蔽在孙中山的革命旗帜下,又各自为政,致使军政不统一,财政被割据,大元帅府面临着许多内忧外患,大元帅孙中山的许多命令成为一纸空文,大元帅府在艰难中与各反动势力周旋。“因为在民国十三年,所有的军队,名义上虽是总理的军队,大元帅指挥的军队;实际上杨希闵、刘震寰......等,他们各有各的目的,并没有依照大元帅的计划去做。”[18]因此在这种情况下,以大元帅府的名义来创立革命军校显然不合实际,况且陆海军大元帅府是一个带有明显军事性质的军政府,政府职能部门设立不健全,创建直属革命军校也属艰难。

由此可见,孙中山确定由中国国民党来创办黄埔军校是在当时历史条件的最佳选择,正如国民党中央执行委员汪精卫在陆军军官学校开幕晚上酒会致词所说的,“本党创办此校,实欲合理与力为一致。办党者为理,办兵者为力。力以抵抗罪恶,镇压反革命,补理之所不及,故党与兵实相依为命。兵出于党,无党即无兵,党赖乎兵,无兵即无党。国建于党,无党即无国。往者吾党之失败,由于党自党,兵自兵。此后吾人万不可再蹈覆辙。”[19]国民党创办黄埔军校的目的和缘由跃然纸上。

 

当前第1页    转到:  [1]   [2]
版权所有© 广东革命历史博物馆 ©2009 GuangDong Museum Of Revolutionary History.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208887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