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学术研究>>黄埔军校
栏目导航
热点藏品
周 兴 樑 近代中国反帝反封建民主革命的特点之一,是用“武装的革命反
最近更新
早期黄埔军校的参观访问制度

                                                                   

黄埔军校是国民革命时期孙中山先生在中国共产党和苏联帮助下创办的一所新式的军校。创立初期,国共两党精英纷纷汇聚到黄埔军校,使之成为当时国民革命运动的中心地。在国共两党的共同努力下,黄埔军校迅速成长为广州国民政府所依赖的中坚力量,在广东社会中发挥着越来越大的政治影响力和社会影响力。

本文将详细考察国共合作时期,广东乃至全国的民众中兴起的参观黄埔军校的热潮,探讨黄埔军校如何因势利导,利用来宾参观访问的机会,不失时机地宣传革命的思想,树立军校形象,促进军校与社会的交流与互动。

(一)

随着国民革命运动的不断发展,黄埔军校在全国的影响愈来愈大。“要革命,到黄埔”,成为当时民众中流传的口号,社会各界民众纷纷奔赴黄埔军校参观访问,形成了一股参观军校的热潮。到192612月底,黄埔军校几乎每天都要接待来自各地的民众的参观。[1]   政治部主任熊雄主任在年终总结时也特别提到参观活动。“(政治部)指导来宾参观,八个月内亦不下万余人,每次都有切实的宣传,能予来宾较深刻的印象”。 [2]  黄埔军校十分欢迎各界民众来黄埔军校参观,借此机会,进一步密切与民众的联系,宣传革命思想,加强相互的沟通与交流。

    由于地缘关系,广州市及其附近地区深受国民革命潮流的影响,黄埔军校的参观来宾也最主要是来自广州及其附近地区。随着北伐的开展,黄埔军校作为国民革命运动旗帜的意义,必然突破地域的限制,成为全国民众关注的焦点之一,因此,厦门、上海、江苏等全国各地的民众慕名而来参观学习,接受革命传统教育。从来宾的身份来看,参观的来宾以学校的学生为主,广州及附近地区的小学、中学、大学等学校纷纷组织学生前来黄埔军校参观。军校已经成为了广大学生接受革命教育的最佳场所。“本星期五日(19261111)广州西关通志中学教职员及学生一起约60余人,由该校校长任鸿平率领,特来军校参观。”[3]  1926124广州白鹤洞协和神科大学学生及教职员工五十六人来参观,当由管理处龚副官及政治部宣传棵指导股招待。” [4]    “昨天广州南方女子师范学校三十余人来校参观,由管理处派员招待。”[5] 中山大学、岭南大学、香港大学、广州市立师范学校、广州市立美术学校、广州法政专门学校、新城英文学校、法官学校、培英学校、执信中学、知用中学、简廉中学、开平中学以及琶洲国民小学、新洲中山小学等等广州及其周边的学校都有学生、教师前来参观。由于前往黄埔军校参观,接受革命教育的学生络绎不绝。《黄埔日刊》上还特别提到“最近各界来本校参观者,以学校方面为多”。[6]

为了适应国民革命运动的发展,培养从事国民革命运动急需的各类人才,广州涌现出了一批培训各类人才的教育培训机构,如农民运动讲习所、华侨运动讲习所、妇女运动讲习所、广州市高级青年运动训练班、中央党部学术院等等。为了加强对学员的思想政治教育,培养学员的革命精神,他们也纷纷组织学院来黄埔军校参观学习,接受革命教育。1926122,国民党中央党部学术院,在迁往武昌的前夕,特地组织三十余名学生来军校参观。参观后,学员代表表示“应诚心接受黄埔精神——先烈的牺牲精神,一致向去奋斗”。[7]  “昨日(1927117),中央党部华侨运动讲习所学生八十余名,澳洲及太平洋群岛同志办事处陈任一等十余人及广州市党部青年训育养成所学生三十余名前来参观。”[8]

    由于国民革命运动的发展,北伐军从广东打到了长江流域,全国震动。受到大革命时期革命思潮的影响,不少外地的学生慕名前来军校参观。“昨日(1926126)厦门大学刘大从七人来校参观。”[9]   时隔不久,“同济大学被迫离校同学会克昌等二十多人于昨天(19261210)上午来校参观。”[10] 这些学生是由于“三一八”运动,被学校当局压迫离校,转入中大的学生。1927112,云南高师也派参观团来军校参观学习。[11]

工人代表是来宾的另一个重要的组成部分。“扶助农工”是孙中山先生确立的三大政策之一。国共合作时期的黄埔军校,特别是由于共产党人的推动下,与广大的工农群众建立了密切的联系,对广东工农运动的发展给予了极大的支持。19259月份黄埔军校派遣第二期毕业生十五名前往省港罢工委员会协助训练工人纠察队。[12] 因此,省港罢工委员会多次组织代表前往黄埔军校参观。1926825,黄埔军校举行拥护省港罢工大会。[13] 1926128省港罢工委员会组织达四百八十人之多的教育宣传团前来参观。[14] 1927年1月25省港罢工工人代表大会召开,该会代表五百余人再次前来军校参观,工人代表还赠送军校一幅书写着“革命前驱”的红缎横匾,作为纪念。[15]  1927年2月20广东全省铁路工人代表大会代表也来校参观。“广东全省铁路工人代表三百四十余人为反帝运动之前锋,本校特于昨日奉校长党代表命令,由政治部派员赴省欢迎该代表等来校参观,以表示本校拥护总理农工政策之精神。”[16]  除了之外,黄埔军校还和香港,乃至国际工人组织保持着联系。192728香港总工会代表团490余人来校,并赠予军校缎匾一幅。[17] 19272月下旬,黄埔军校迎来了特殊的客人,这批客人是来自英法等国国际工人代表团和第三国际代表团的代表。22日黄埔军校还专门召开欢迎会,欢迎国际工人代表团和第三国际代表团的代表,方鼎英、熊雄到会致欢迎词。为此,《黄埔日刊》连续4天报道了国际工人代表和第三国际代表团在广州的活动,刊登了代表们的讲话和军校师生对代表团广州之行的反映。[18] 

黄埔军校是中国国民党在中共和苏联帮助下,创建的新式军校,由此,诞生了国民党的第一支武装——党军。直隶、江苏等地国民党党部也纷纷派代表前来参观军校,了解军校,接受革命精神教育。192611月在广州召开中央各省联席会议,出席该会议的各地代表在111日来黄埔军校参观。并出席了军校的军官政治研究班毕业典礼。[19]  有些党部还特地派员前来参观。“昨日(19261214)上午,有直隶省党部代表王积衡等六位同志及中央妇女运动讲习所女生五十余人来校参观。由张秋人教官恳为招待。”[20]   19261211,江苏党部驻粤特派员黄競西等四人也来军校参观学习。[21]

国民革命时期的黄埔军校是国共合作下实践孙中山先生“新三民主义”思想和三大政策的军校。蒋介石当时也是以左派的身份出现,整个军校充满了革命的气氛。联合工农、打倒军阀、统一中国、反抗帝国主义是军校师生的共同目标。随着北伐的开始进行,军校师生的革命行动既触及到了欧美各国在华的切身利益,又鼓舞了东方殖民地国家人民继续斗争的信心。因而陆续有些外宾来到黄埔军校参观访问。日本在华有着极大的既得利益,国民革命和北伐与之在华利益密切相关。因此,对黄埔军校十分关注,官方和民间都对军校作过详细的考察。1927年新年伊始,日本外务省条约局长及沙面日本领领事馆领事就亲自对黄埔军校做了实地考察。“本校年来为国民革命奋斗之精神,久为各帝国主义所注目,本月11日上午11时,日本外务省条约局长佐芬利氏,暨沙面日总领事森田宽臧,随员有久直忠、小炯熏良等六人,特由省城乘校轮大南样号来校参观。”[22] 无独有偶,时隔不久,同年27,竹中繁子等人以日本东京朝日新闻报社女记者的名义,前往黄埔军校参观参观。[23]

省港大罢工使香港民众更加体会到广州的国民革命运动根据地的地位,作为革命根据地的捍卫者,黄埔军校也成为了参观访问的重要地方。192715香港中华基督教青年会旅行团八十余人,来校参观。[24] 2月8香港总工会也组织了一个由490余人组成的代表团来黄埔军校参观,并且向军校赠送了一幅缎匾。[25]

 黄埔军校还吸引来欧美的有识之士前来参观。1926429,“海外同志及法人摩宁等八十余人来校参观”。[26]  1927年美国哥伦比亚大学著名的教育哲学教授奇帕脱博士参观了黄埔军校。“本月9日,博士乃偕岭南大学史麟书教授等,特来本校参观。当由政治部派张秋人教官及罗懋其、沈至精三同志妥为招待。”[27] 同年315日世界旅行家福赖奇女士兴致勃勃地参观军校,并对师生做了重要的演说,回答现场观众的提问。“前日(星期一)上午九点时美国世界旅行家福赖奇女士(Mrs Londa Fletcher)偕同广州英文日报(Canton Gazette)记者梁毅德、黄蕙芳二女士到本校参观。当由政治部派罗懋其、沈至精二同志迁往招待。”[28] 苏俄友好人士也常派员前来考察参观,一直关注着军校的成长和发展。军校改组为中央军事政学校不久,就有俄国代表团前来考察军校。“315校长邓教育长偕俄国高级委员考察团来校参观。”[29]  俄国顾问还经常来军校演讲。“817俄顾问偕甘乃光来校讲演。”[30] 1926年11月28鲍罗廷夫人也来到军校参观。[31]日本占领下的台湾也派学生代表前来参观。“昨(1927215)有台湾学生联合会男女学生张秀哲等十余人来本校参观,彼等多为今日台湾之青年革命战士。……是日,本校并赠彼等绸幛匾一幅,上书‘联合组织、奋斗前进’八字,以为纪念云”。[32]

海外华侨一直积极投身于中国的民主革命事业。得知黄埔军校创办后,许多海外华侨纷纷归国,考入军校学习。朱云卿、郑介民、黄珍吾都是归国投身中国革命的青年归侨。海外华侨也对军校具有浓厚的兴趣,纷纷前往参观。“十七日(19273月)下午,有南洋华侨数十人来校参观,由管理处派员导至本校各处参观。”[33] 黄埔军校还接待过越南等东方殖民地国家的有志之士。越南著名的革命活动家潘佩珠曾在开学之初就参观了军校,并拜访了校长蒋介石,商谈让越南革命志士入军校学习的事宜。 [34]

(二)

    黄埔军校与社会各界人士日益广泛的接触,使参观活动成为了军校与外界进行交流对话的重要方式,也成为军校日常工作中的一项重要工作。到1926年参观活动已经发展到相当的规模。为适应各界人士参观军校的需要,减少参观活动对军校教学和工作秩序的冲击,军校在1926年底、1927年初专门制订了《来宾参观规则》和《招待来宾参观简章》,借此来规范来宾的参观活动。

    为了集中观众统一指导参观,《来宾参观规则》特别规定了统一的参观的日期。“本校参观者,暂定为每星期二、五两次,此外概不招待。”[35]  在《招待来宾参观简章》中,对此作了部分修正,“规定每星期二、五为参观日期,此外,不予招待,遇有特别来宾不在此例。”[36] 这条规定是为了避免出现如192612月份那样频繁的参观活动,通过安排统一参观日期,将参观观众集中起来进行参观,既可以减少参观次数、减少军校接待工作的工作量,避免对军校其他日常工作的干扰,又可以照顾各界人士的参观欲求。

为了减轻每次的招待任务,军校法规对每次参观的人数也做了一定的限制。“凡参观人数,一次不得超过五百人,但超过次数,必须一次来校参观者,得斟酌情形特别招待”。[37]  理由是“庶免临时忙乱,招待不周之虞”。[38]  军校开始注意到军校本身的接待能力,防止出现招待不周、影响军校正常秩序和良好形象的事情发生。

为了组织和管理好参观来宾活动,军校法规规定了严格的审批手续,使招待工作具有计划性。“凡来本校参观者,概须将团体名称,人数或个人姓名及住址详细叙明,专人函致本校驻省办事处(长堤岭南码头)转递校本部,经校本部负责答复后,始可按时来校”。[39] 尽量避免出现如厦门大学学生刘大业等人,因“旅途忽促,未及先期备函通知,故临时由指导股指派彭芳同志出为招待”的事情发生。[40]

为了落实招待来宾的任务,军校法规进一步明确了接待来宾的各部门的职责。“校本部每次决定来校参观个人或团体人数,须立即通知政治部、经理部、管理处准备一切”。[41]    因为来宾的招待工作主要是由这三个部门协同配合完成,“来宾到校时,即由管理处派员会同政治部指导员共同招待,并由经理部预备给养事项” [42]  事实上军校的驻省办事处也负有一定的招待职责。因为参观群众是先在该处集合,并由该处招待,再统一乘船来军校。如果人员比较的情况下,或由政治部派员全程陪同,或由管理处单独派员陪同。对于一些特殊的接待任务,军校的值星官也参与接待来宾。日本外务省条约局局长来参观时,“当由政治部管理处各派专员会通校值星官至校门码头妥为招待”。[43]   管理处必须要安排船只接送观众往返省城。

军校法规还明确规定了活动安排和参观路线。“来宾参观须规定一定路线,并宜由指导员随处加以说明”。[44] 参观的来宾在参观的当日上午八时半以前到军校驻省办事处集中,由该办事处派员负责招待,等到九点上船去黄埔,11点到军校,接着由政治部的指导员和管理处的同志按照预定路线带领参观,并进行解说导游,到下午2点用餐或茶点,3点开欢迎会,4点半由管理处派船送代表回省。[45]

除了参观校本部各部、处之外,还参观蝴蝶岗、烈士墓、炮台、大操场、新俱乐部等处。参观烈士墓时,除了陪同人员进行讲解并阐明烈士的革命精神外,有时参观团体还要举行仪式,向烈士墓鞠躬,缅怀先烈。“昨日(19261215日)广州市师范学校二百七十余人来校参观,由政治部派员招待……当参观至烈士墓时,并排成队伍,齐唱国民革命歌及该校校歌,向本校历次为革命牺牲诸烈士行三鞠躬礼,以致其热烈的敬意。”[46]  香港中华基督教青年会旅行团参观烈士墓时,“在烈士墓并行三鞠躬礼,以致其对革命战士之敬意” [47] 

参观的陪同招待人员,按照参观团的不同性质、规模,派遣不同等级的招待员陪同招待,并且安排不同的人员出席谈话会,发表演讲。军校法规规定,“招待员须随时随地加以说明,有时由政治部主任,副主任或宣传科长特别演讲,以引起参观者之注意” [48] 

普通的中小学校组织的参观团,一般由政治部宣传科指导股或管理处派人陪同招待。在谈话会上,安排政治部教官或政治部的股长、科长进行演讲。政治教官张秋人经常出席谈话会,进行演讲。他先后为香港中华基督教青年会旅行团、直隶党部代表团、江苏党部驻粤代表团、南方女子师范学校、香港基督教青年会、中山小学以及美国奇帕脱教授等参观团体进行演讲。杨其纲、安体诚、杨道腴、何虚若以及一些股长、科长都曾在谈话会上发表演说。

比较特殊的团体来参观,军校政治部主任熊雄还会亲自为参观团体演讲。他先后为执信学校童子军、台湾学生联合会、中央党部学术院的代表进行过演讲。李济深也曾向前来参观的中央各省联席会议代表发表过演讲。     

 外宾的招待更为隆重,除政治部和管理处派的专门陪同人员外,教育长、政治部主任和其他各部主任也会专门会见外宾,与外宾座谈。以日本外务省条约局局长的参观为例,军校特别派遣值星官与政治部、管理处的专职陪同人员在校门码头迎候招待,“随后领渠等至官长会客厅,由方教育长、吴主任、熊主任,李主任、熬副主任等出为接见,互相寒暄毕,稍用茶点,即导引至大操场一带参观,并随地由熊主任用日语加以说明。”[49] 外宾不仅与军校的主要领导会过面,而且由政治部主任熊雄、训练部主任吴思豫、教授部主任李铎亲自陪同参观。政治部主任熊雄还出席了欢迎日本记者竹中繁子、美国旅行家福赖奇的谈话会,发表了演讲。

军校还十分注意来宾参观所反馈的意见,军校法规规定“凡来校参观者,须在参观登记薄上签名登记(团体由代表签名),并得在来宾意见陈述薄上书明自己来校参观后之感想,及对本校之意见。”[50]  为了充分报道来宾参观的事宜,军校法规还规定,“每次招待来宾参观后,政治部招待员须将经过情形告知新闻记者,以便编辑新闻,登载日刊,并须填具招待来宾参观报告表,呈指导股长。”[51]

可见,黄埔军校十分重视接待来宾的参观访问活动,以军校法规的方式将接待来宾的工作规范化和制度化,其体现了黄埔军校将军校与民众的沟通联系渠道的制度化、规范化的努力。军校试图利用规范化的来宾参观制度,积极引导来宾参观,并趁机宣传革命思想,灌输革命理论,与民众进行深入的思想交流。

(三)

为进一步宣传革命理论,宣传黄埔军校师生的爱国革命精神,黄埔军校还十分重视与来宾开展面对面的交流,积极组织座谈会、谈话会,通过演讲、座谈等多种形式,让黄埔师生能与来宾进行思想交流。既宣传黄埔军校的光辉历史和英雄事迹,又阐述革命理论和价值理念,在潜移默化中感染听众,影响来宾。

军校通过谈话会有效地宣传了军校自身光辉的历史与独特精神”的关系。在招待日本东京朝日新闻报社记者的谈话会上,政治部主任熊雄亲自主持谈话会,“并详为叙述本校成立之历史,及本校内部之组织,教育之情况,与历次战争中黄埔学生所取得的胜利。渠等对於此项报告,极感兴趣,且时加询问。” [52]  政治部教官张秋人在欢迎直隶省党部代表和中央妇女讲习所女生的谈话会上表示,“本校之历史及特点与其他军校不同,在于除军事教育外,还有政治教育,并有先总理所遗三大政策——联俄联共拥护农工的真正精神。”[53]  熊雄在岭南大学附属中学的谈话会上也指出“本校的基础是广泛宣传了孙中山先生的联俄联共扶助农工的思想。“我们每个都要为一个革命分子,都要负打倒反革命的责任,凡反乎国民革命之利益,或破坏革命进行的,如造谣以反对本党政府,反对本党联俄联共农工三大政策的人们,无非是为帝国主义和军阀土豪劣绅贪官污吏们说话。”[54]军校通过谈话会宣传了军校的黄埔精神。黄埔军校十分强调军校的革命精神来源于孙中山的三民主义和党的政策,强调“本校的精神完全是由遵行党的主义政策培植出来的”。[55] 熊雄提醒来宾:“你们来参观黄埔军校,要知道黄埔并没有什么特异的地方,不过黄埔学校是总理先生创办的,是表现先生精神,实行先生主义和政策的”。[56]

    军校利用谈话会的机会宣传了国民革命的思想,指明了进行国民革命的必要性。“中国各阶级同胞受帝国注意和军阀之压迫,不能不设法解决,并且有办法可解决——就是革命。”[57] “中国革命的负责者是被压迫的农工商学兵,革命的对象是帝国主义和军阀,所以我们现在的革命叫国民革命,而其口号是打倒帝国注意,达到军阀。”[58] 既强调了工、农、商、学、兵各阶层阶级的大团结、大联合,也分析了他们之间在革命中不同的地位和作用。“现在中国所需要的是各阶级联合的国民革命,但是各阶级的地位不同,各阶级的力量亦随之而异。然而中国最多的是农民和工人,所以中国的革命非工人农民起来参加不能成功。但是农民人数虽多、他们的知识落后,力量散漫,在此帝国主义猛烈进攻下,能急起反抗的只有工人,所以农民是革命的中心,而工人却是革命的领导者。”[59] 

    针对来宾的特点,军校在演讲中会专门阐述与之相关的革命理论。在接待南洋华侨和中央党部华侨讲习所的演讲会上,演讲者专门论述了华侨与中国国民革命的关系。在接待台湾学生代表团时,又着重探讨了台湾的民族运动与中国国民革命的关系。对工人团体,着重强调了工农联合,武力与民众相结合的思想。针对青年学生思维十分活跃,演讲者解释了革命者与国家主义者在爱国问题上的区别,提倡既严守组织纪律,又不盲目服从,并用革命的观点来重新诠释德、智、体、群四育。“以能为全社会大多数利益反抗压迫阶级,能负责革命为德;以能和知革命的理论方法科学知识及不为反革命的谣言所感为智;以能干又耐劳刻苦无嗜好的身体为群众利益奋斗并肯为公益而捐躯为体育要旨。讲群育则要抛弃个人及个人革命的方法,必要联合所有革命的同志为全社会谋自由平等。”[60]

   政治部主任熊雄在接待美国世界旅行家福赖奇女士时充分表达了军校以友好的方式招待各位来宾的真实想法和殷切期望。“这个学校本来没有什么可以值得参观的,然而世界各国军政各要人,平时对于我们的革命行动,极端反对的,为什么竟联袂结伴都要来本校参观呢?计最近来校参观的有日本领事及外务省条约局长佐分利,日本教育考察团,法国领事,美国奇帕脱博士以及各国新闻记者等。我们明知道他们来此参观都是带有政治意味的,但是我们对于他们都很策划诚恳的接待,因为革命工作,没有什么秘密可以隐藏的。又因为本校使中国被压迫民族办的是公开的训练武装革命青年的地方,更不怕任何人探视。有此关系,因之,我们同各国来宾谈话都发生很好的影响。同我们革命表同情的自然要与我们以帮助,就是不同情的也可感化许多。所以他们之将黄埔情形传播出去,世界上被压迫的民众乃澈底明暸黄埔学校使革命人才的训练场。”[61] 军校当局希望向外宾宣传军校的革命事迹和革命思想,寻找革命的同情者,获取其对中国国民革命的帮助,或者改变外国人对军校和中国国民错误片面的看法。军校希望借助外宾来军校实地的参观考察,通过国外的新闻媒体来向国外民众展示一个真实客观的军校,反映中国国民革命的真实情况,从而消除国外媒体的消极片面报道的影响。又如,熊雄在陪同日本新闻记者参观东征阵亡烈士墓时,对来宾回顾了烈士的英勇事迹,发表对时局的看法,并希望日本记者能够如实地将军校的实情和军校当局对时局的看法传递给日本朝野。“此即余今日报告烈士墓之历史,对于时局所发生之感想,特供献于各位,并希望各位将吾人此种意思传达日本各界人士云。”[62]  许多外宾在参观考察了黄埔军校后,多表示要将黄埔军校和中国国民革命的真实情况介绍给国人。当问及美国政府是否能放弃对华不平等条约时,奇帕脱博士委婉地表示“美政府为少数资本家所支配,渠为教育界中人,实无力过问,但美政府 深怕舆论之批评,渠回美后当从事宣传目下中国民族运动之真相,以促美政府之觉悟” 。[63]

学生是参观黄埔军校的来宾中最积极、最活跃的部分。学生的思维十分活跃,易接受新思想、新观点,处于世界观和价值观形成的时期。因此,军校十分注重对他们的革命教育,灌输革命思想,并提出了殷切的期望。军校号召广大青年学生学习黄埔精神,积极传播革命思想。政治部主任熊雄在欢迎中央党部学术院的学生时,表达军校对青年学生所寄予的厚望。“本校物质方面尚属简陋,没有什么可观,诸同志到校来参观,乃系参观黄埔的精神,并希望该生把它的精神带到武昌去。”[64]  学术院学生也表示“希望术院的同学应诚心接受黄埔精神——先烈的牺牲精神,一致向前去奋斗”。[65] 杨道腴在欢迎广州市立师范学校学生讲演时,也表达了军校对广大学生接受革命教育,致力于国民革命的殷切期望。“本校希望君的师范教育都党化、民众化、军队化,共同努力以完成国民革命云。”[66] 教官王素英在欢迎广州新城英文学校师生时,也表示“希望(诸位同学)来本校参观,接受本校的革命精神,共同参加革命工作”。[67]政治部主任熊雄还特别强调了希望青年学生应该树立革命思想,明确革命的目标。“我们所希望于你们的,第一、你的头脑要清楚,要认清自己的责任和我们的敌人,就使要明了我们武装的准备,不象帝国主义准备的武装一样。他们是拿来压迫和侵略,我们是拿来解放被压迫的人的。”[68] 熊雄同时还提到青年学生唤醒民众、组织民众、参加革命的重要性。“你们要明了有学问不见得就可以革命,是要到民众间去组织,有组织才有力量。那么党就是民众的组织。所以你们要加入党里去,在现在提高党权的运动中,更应努力去做,将来革命的成功,责任完全要革命的勇敢的青年——你们来负担呢。”[69]熊雄还对青年从事革命理论的学习和探索寄予了厚望,要求青年学生在校期间,刻苦钻研革命理论。“世界革命领袖列先生说:‘有革命的行动,必须要有革命的理论,那末,现在你们在革命学校求学,求理论的机会很多,你们切不可辜负了你们的机会而忘记列先生的教训。’”[70]

 

 

 

结语

国共合作时期的黄埔军校是不仅是国民革命运动中军政人才的养成所,也是国民革命思想舆论宣传的重要阵地。黄埔军校不仅注重自身的军事教育和政治教育,培养优良校风,铸造黄埔精神,还努力树立国民革命中心地的形象,时刻关注社会,密切联系群众,在与社会,特别是广东社会的紧密互动中,宣传革命思想,推动国民革命运动的发展。

利用来宾参观的机会,在军校内,通过参观访问、谈话会、演讲会,与社会各界来宾展开交流与宣传,是黄埔军校与广东社会间展开的各种关系(利益、权力、政治、思想、军事等)互动的一种表现。黄埔军校在接待来宾的参观访问过程中,通过一系列的讲解、座谈和演讲,向来宾充分地介绍了黄埔军校的历史和现状,宣传了国民革命的理论和思想,号召各界民众发扬黄埔精神,支持国民革命运动,鼓励民众积极投身国民革命运动的洪流之中。讲解、座谈和演讲成为来宾参观活动中不可或缺的一环,成为军校与社会各界民众进行了解、沟通、交流的对话机制。军校及时地将这种对话机制用法规的形式固定下来,为军校与民众的联系提供了正常的交流渠道,体现了军校追求的密切联系民众,使武力与民众相结合的思想。

 

 



[1].从广东革命历史博物馆收藏的19261220期的《黄埔日刊》的记载来看,其中14期中都有各种代表团来黄埔军校参观的报道。同一份《黄埔日刊》版面上,甚至对多个代表团在军校的参观活动,作了详细报道。详细情况,请见192612月份的各期《黄埔日刊》

2 《本校十五年三月改组以来之大事记》,黄埔日刊》,192714

[3] 《通志中学来校参观》,《黄埔日刊》,19261120

[4]《神科大学学生来校参观》,《黄埔日刊》,1926126

[5]《广州市南方女子师范来校参观》,《黄埔日刊》,1927111   

[6]《神科大学学生来校参观》,《黄埔日刊》,1926126

[7]《学术院学生参观本校》,《黄埔日刊》,1926123

[8]《中央华侨运动讲习所等团体来校参观》,《黄埔日刊》,1927118

[9]《厦门大学学生参观本校》,《黄埔日刊》,1926127

[10]《同济大学被迫离校同学会来校参观》,《黄埔日刊》,19261211

[11] 《安南学生执信等校来校参观》,《黄埔日刊》,1927114

[12] 陈以沛等:《黄埔军校史料(续篇)》,广东人民出版社1994年版 577

[13] 陈以沛等:《黄埔军校史料(续篇)》,广东人民出版社1994年版 589

[14] 《省港罢工委员会参观本校》,《黄埔日刊》,1926129

[15] 《省港罢工工人代表大会代表五百余人来校参观》,《黄埔日刊》,1927126

[16] 《欢迎广东全省铁路工人代表大会纪盛》,《黄埔日刊》,1927221

[17] 《香港总工会代表团来校参观》,《黄埔日刊》,1927210

[18] 参见《黄埔日刊》,192722324日、25日、26日。

[19]《欢迎中央各省联席会议代表及军官政治研究班毕业典礼大会纪略》,《黄埔日刊》,1926112。,

[20] 《中央妇女讲习所及直隶省党代表来校参观》,《黄埔日刊》,19261214日。

[21] 《江苏省党部特派员来校参观》,《黄埔日刊》,19261213

[22] 《日本外务省条约局长即沙面日领来校参观》,《黄埔日刊》,1927114

[23] 《日本东京朝日新闻报社女记者竹中繁子等来校参观》,《黄埔日刊》,1927210

[24] 《香港中华基督教青年会旅行团来校参观》,《黄埔日刊》,192716

[25] 《香港总工会代表团来校参观》,《黄埔日刊》,1927210

[26] 《本校十五年三月改组以来之大事记》,《黄埔日刊》,192714

[27] ,《奇帕脱博士来校参观》,《黄埔日刊》,1927211

[28]《世界旅行家福赖奇女士来校参观》,《黄埔日刊》,1927317

[29] 《本校十五年三月改组以来之大事记》,《黄埔日刊》,192714

[30] 《本校十五年三月改组以来之大事记》,《黄埔日刊》,192714

[31] 《本校十五年三月改组以来之大事记》,《黄埔日刊》,192714

[32]《台湾学生联合会来校参观》,《黄埔日刊》,1927216

[33] 《南洋华侨来校参观》,《黄埔日刊》,1927321

[34] 据《潘佩珠年表》记载:“同年春间,国内诸青年陆续至广东,党事渐有中兴之希望,会蒋介石时方为黄埔军官学校校长,李济深为校监督(按:李当时为黄埔军校副校长),余偕阮海臣谒见此二公,参观校场,谋送我国学生入学事,蒋皆大赞成。”载于《广东文史资料》第22辑,广东人民出版社,1978年版,第231页。

[35] 陈以沛等:《黄埔军校史料(续篇)》,广东人民出版社1994年版 234

[36] 中央军事政治学校:《中央军事政治学校法规全部》(中册),19275月版,第100页。

[37] 陈以沛等:《黄埔军校史料(续篇)》,广东人民出版社1994年版,第234页。

[38]中央军事政治学校:《中央军事政治学校法规全部》(中册),19275月版,第100页。

[39] 陈以沛等:《黄埔军校史料(续篇)》,广东人民出版社1994年版,第234页。

[40]《厦门大学学生参观本校》,《黄埔日刊》,192612月7日

[41] 陈以沛等:《黄埔军校史料(续篇)》,广东人民出版社1994年版,第234页。

[42] 中央军事政治学校:《中央军事政治学校法规全部》(中册),19275月版,第100页。

[43]《日本外务省条约局长即沙面日领来校参观》,《黄埔日刊》,1927114

[44] 中央军事政治学校:《中央军事政治学校法规全部》(中册),19275月版,第100页。

[45] 陈以沛等 《黄埔军校史料(续篇)》广东人民出版社 1994年版 234

[46] 《广州市立师范学生续来本校参观》,《黄埔日刊》,19261216日。

[47] 《香港中华基督教青年会旅行团来校参观》,《黄埔日刊》,192716

[48] 陈以沛等:《黄埔军校史料(续篇)》,广东人民出版社1994年版,第235页。  

[49] 《日本外务省条约局长即沙面日领来校参观》,《黄埔日刊》,1927114

[50] 陈以沛等:《黄埔军校史料(续篇)》,广东人民出版社1994年版,第235页。

[51] 陈以沛等:《黄埔军校史料(续篇)》,广东人民出版社1994年版, 235页。

[52] 《日本东京朝日新闻报社女记者竹中繁子等来校参观》,《黄埔日刊》,1927210

[53] 《中央妇女讲习所及直隶省党代表来校参观》,《黄埔日刊》,19261214

[54]《黄埔各界来校参观》,《黄埔日刊》,19261222

[55]《同济大学被迫离校同学会来校参观》,《黄埔日刊》, 19261211

[56] 《执信学校童子军来校参观》,《黄埔日刊》,192747

[57] 《黄埔各界来校参观》,《黄埔日刊》,19261222

[58] 《黄埔各界来校参观》,《黄埔日刊》,19261222

[59]《省港罢工工人代表大会代表五百余人来校参观》,《黄埔日刊》,1927126

[60] 《日本外务省条约局长即沙面日领来校参观》,《黄埔日刊》,1927114

[61]《世界旅行家福赖奇女士来校参观》,《黄埔日刊》,1927317

[62] 《日本东京朝日新闻报社女记者竹中繁子等来校参观》,《黄埔日刊》,1927210

[63]《奇帕脱博士来校参观》,《黄埔日刊》,1927211

[64]《神科大学学生来校参观》,《黄埔日刊》,1926126

[65] 《神科大学学生来校参观》,《黄埔日刊》,1926126

[66]《广州市立师范学校来校参观》,《黄埔日刊》,19261215

[67]《广州新城英文学校来校参观》,《黄埔日刊》,19261227

[68] 《执信学校童子军来校参观》,《黄埔日刊》,192747

[69] 《执信学校童子军来校参观》,《黄埔日刊》,192747

[70] 《执信学校童子军来校参观》,《黄埔日刊》,192747

 

  

版权所有© 广东革命历史博物馆 ©2009 GuangDong Museum Of Revolutionary History.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208887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