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学术研究>>历史出版作品库
栏目导航
热点藏品
著作名称 编 者 出版社 出版时间 获奖情况 《张
最近更新
博物馆陈列形式如何适应现代化城市发展刍议

刘小翠

中国经济将走向WTO,进入WTO之后,我们企业将由以往的国内相互比较关系突然上升到与国际企业的较量,在这样的压力下,无论是经济观念、文化观念、思想观念等等,都必须适应形势的发展,适应国际化的发展。

改革开放20年,我国在经济领域已取得了令世界瞩目的成就,但在文化领域,尤其在文化产业领域,远不及在经济领域取得的进步。正因如此,探讨文化教育领域的改革,引入革新的理念正迫在眉睫。

文化产业中的支柱行业是文博业:博物馆是展示一个国家、民族或地区历史文化和现代文明的重要窗口。博物馆陈列的重要组成因素是陈列内容和陈列形式,其关系是互为表里的:形式设计是在内容初步确定之后艺术的再创作过程,主要任务是把一件件文物在陈列空间中转化为生动的艺术语言,其过程对于内容来说是一次升华和飞跃。一个博物馆之所以引人注目,除了拥有众多精美藏品外,另一原因就在于它的陈列形式独具特色。众所周知,我国博物馆界在近年间出现了以陈列展览为核心的现代化改造热潮——从投入的人力、物力体现了对陈列形式的重视。这是时代发展促使的,正如1999年度乔治••纳尔逊奖得主卡里姆•拉希德所说:“我们作为观众在鉴赏物质景观的时候变得更加苛求,而且人们也更愿意对物质生活提出自己的意见”。在新形势下,形式设计人员要从世界文化大角度,深刻了解国际先进设计文化和设计前沿思想,在国际化与民族性思考的前提下,探索中国特色的形式设计程式,以适应现代化城市的发展。

他山之石,可以攻玉。有这样的例子:电影《卧虎藏龙》用西方的创新手段包装了我们的传统文化,使我们的文化内涵产生新价值,适合了国际市场的消费要求,结果不到3000万美元的投资,现已销售了3亿美元,有了10倍的增值。在形式设计上我们同样可以从文化精神去吸收外来文化的精萃:西方世界的现代文化主题是以工业革命所带来的强大物质优势做基础的,延伸到艺术设计范畴,形成工业化、科学化等西方文明色彩的阐释方式,钢铁、铝合金、玻璃幕场等工业化大生产的产品大量运用于设计。审美意识更注重美与真的关系,注重感官的刺激,强调实体的再现、浓烈的色彩和令人振奋的形式,以“求真”、“求知”的科学精神去主导设计。不可否认,国外的技术设备和人员素质,是长期积累下来的,我们在很多方面尚有差距,盲目仿效外国先进的声、光、电应用,恐怕不切实际,也确实不必要:设计不能跟风,否则就落后于别人,确实有有这样的例子:中国近现代建筑在欧美国家取消建筑装饰的影响下,也走上了重现代技术和新材料的运用、不重装饰的阶段。尽管这是现代社会文明进程所趋,却迷失了个性,没有了新意,剩下如今满是直线条的盒子型建筑物。

博物馆的形式设计避免走入盲目仿效的误区,这就同样要认清西方文明所带来的负面价值:与天斗、与地斗,对外部世界的征服正导致地球资源的匮乏和生态系统的失衡。西方文明不能在最根本的意义上,在人与自然的关系之间建立一套价值信仰的理论,而这恰恰是艺术设计的思想主导。这时,世人的眼光得以转向东方,在那悠远的文化积淀中寻求解答:还记得早在1988年初全世界诺贝尔奖获得者云集法国巴黎发表宣言中,曾意味深长地提到:“人类如果要在21世纪生存下去,就必须回归到两千五百年前去汲取孔子的智慧”。——

以民族文化传统作奠基石,这是现今博物馆陈列形式的出发点。从思维定势上来说,有先例可循的东西就容易被人承认。任何一种设计类型,广意上也应建立在当地文化基础上,赋予它文化内涵。那就要求设计者应熟知人们普遍接受的观念。“中国精神”的文化传统,即注重艺术的传神、韵味与内在的体验,提倡“美善相乐“的审美意识,其发展形成是以农业文明为背景的。中国传统儒道文化中“天人合一”、“道法自然”、“养心修身”的思想,以自然为本,以生命的自然状态为中心的理念至今仍显出无比的意义和价值。1992年世界环境与发展大会制定并通过了《21世纪行动议程》,号召各国制定本国“可持续发展”战役,至今年于德国汉诺威举办的世博会,主题仍是“人——自然——技术”,力求寻找一种使人类与自然、与环境关系更为融合的生活方式。这与中国传统文化中“浑然与天地万物同体”的人生境界不谋而合。中国传统文化的思想精神在世界文明进程中闪烁着智慧的光芒,但却未能以此为依据形成系统的东方主义特征的艺术形态。如何寻找在全球化过程中本土文化的新特色和新价值,能为我们的艺术创造稳固的根基和更大的空间,在经济走向一体化的今日犹为必要。

一、陈列形式注重意境的营造。对于传统遗产的利用,能让大众喜闻乐见的莫过于意境的营造,即诗意的陈列形式设计。传统文化中“诗情画意”的魅力沟通着一代又一代的人们,那是形式设计中取之不尽的灵感源泉。五代荆浩的《山水论》就对有意趣的题材作了罗列:“有路处则树木,岸绝处则古渡,水断处则烟村,水阔处则征帆,林密处则居舍……”对应的景物可以营造意境。再如明人张潮在《幽梦影》中所述:“艺花可以邀蝶,累石可以邀云,裁松可以邀风,贮水可以邀萍,筑台可以邀月,种蕉可以邀雨,植柳可以邀蝉”。对这些经过前人总结、锤炼的经验,应用于形式设计中可营造诗情与神韵、现实与理想相融的意境。现代流行于房地产营销的侧重也是:“必须注重针对客户的梦想进行诗意的传达”贝聿铭为日本设计的美秀美术馆,讲述的创作意念正是来自陶渊明的《桃花源记》。正中“月亮门”的设计是对东方意境、故乡江苏风景的怀恋,一种不炫耀、不嚣张,返朴归真的景致:建于山中的馆址露出地面三分之一,采光方面用能吸收眩光的板材,将自然光线能量用到极至,取消了对展品有害的发热光源而用光纤维材料。体现的正是中国山水画般的景象:有一座山,有一个谷,躲在云雾中的建筑看不出……。做到了陈列主题与建筑、周边环境及相应形式设计的和谐。以近年国内新建、改建的博物馆中,能较好地体现这种构思的有杭州茶山下的中国茶叶博物馆,带出的是恬静休闲的文化;上海人民广场的上海博物馆,则展现了高雅的精英文化;虎门的海事博物馆,以“舰艇”的内外部形象构成引出严肃的政治文化。意境的营造颇为成功。

二、注重艺术性的同时,不能忽视娱乐性。现代都市人都在快节奏的环境中生活,作为博物馆,其重要职能之一是“教育人民”,如果单是教科书的延伸,往往不合时宜。怎么以轻松诙谐的手法,让人们在喜爱中潜移默化地接受教育,这显得很重要。翻看外国近代艺术史,总在其中发现跟正统艺术开玩笑的幽默例子:从好端端的维纳斯雕像身体拉出几个抽屉,在永恒微笑的蒙娜丽莎面上装饰八字胡……这些类似恶作剧的举动,我们并不认同。但它却向我们预示了艺术手法没有定式、要在风趣中享受人生的观点。而以轻松的意念主导设计,突出娱乐性的展示,会让人耳目一新,象今年的德国世博会,各国纷纷以独特的娱乐形式作展馆的布置:荷兰的汉堡包式的三层厅顶上有风力发电机,匈牙利展厅形似一朵含苞欲放的花朵;挪威展厅大门前水珠飞溅的大瀑布,主办国德国的展厅,从设计上着重环境保护的主题,整个展厅全部用回收和可回收材料制作,让观众在参观时增加环保意识。欢快、活泼、富有动感,这些都是吸引观众的重要因素。现代社会家庭教育占的比重很大,设计上就要多从有益于儿童又不令成人感到乏味的形式考虑。前段时间在广东省博物馆举办的《神奇机器人》展览,可手动的展示特多。如解释“声控”、“感应”及“链条”、“杠杆”等原理时,都配置了的实物,让人操作,现场中大人、小孩都不亦乐乎地轮候,想从实践中求真知。许多科学报告已验证,在愉快的心境,自发的情绪下去接受知识,印象最深刻。我们以往的陈列形式太侧重于讲道理、讲逻辑,太刻板却忽视了娱乐性。

三、要有丰富的幻想力。鲍豪斯设计理论中“艺术和技术的统一”是现代设计思想的根源。作为现今设计人员,更要有“艺术加科学”的设计概念,有活跃的创造性思维方式。记得我们在学校上基础造型课画几何形石膏,画准就完成了。对比国外的教程就有不同,画完了就让你画和几何相似的东西,和几何形相关的一些元素,再想精神方面的东西,最终可取的是提升到精神上面,表现它的内涵。我们却习惯了实用,碗是碗,杯是杯。留意一些重大庆祝活动的招贴,总是红色,象征我们红色的江山,长城,象征祖国幅员辽阔,蓝天飞着和平鸽,是爱和平、爱自由的心愿……沿用多年了的元素、没变过的表现形式。能否在保持结构合理的基础上,让其外形轮廓及色调组合有所变形,在内在结构合理的基础上,让人们在视觉感受方面来点突破。举个“立体画派”常用的手法为例,主张把物体的形状破坏,再重新组合,可将物体分成几何块关,互相重叠,并把各个角度呈现画面上,这是将不同元素打散再重构的方法。将图式化、符号化的东西运用得当,会收到简洁明了的视觉效果。这在参观“彭德怀纪念园”时,觉得设计人员“联想”的思维方式用得较成功。彭总是战绩显赫的开国勋,入口就经“虎”为主题,盘踞着线条简练、装饰性强的汉白玉对虎;彭总为人罡下不阿,纪念馆就以方、正为外形;展馆内的展柜,用铸铜饰以“五星”包边,整个氛围营造“还彭总光辉一生”主题。

在国际化进程的今天,幻想力还表现在对科学前沿性的敏锐及所处时代前沿技术的应用。我们处在大众传媒和信息技术飞速跃进的年代,扑面而来充满诱惑力的电视画面和影碟镜头,精确逼真而又丰富繁复的电脑图像、令人晕眩的国际互联网,都在向我们展示幻想的神奇力量。作为优秀设计师,要有对未来科技发展的觉察力,以保证在陈列形式中体现出时代感。能制作在若干时间内不落伍的设计,就最为难得。

四、突出“以人为本”,在设计中要注重对人的真诚关照。“以人为本”为宗旨,以“有助于人的发展和愉悦”为重要任务,参与社会,服务社会,是现今博物馆的发展趋势。某些展馆开放之初就掌握科学数据:展场内各个位置要做风速、温度等测试,给观众一个采光适中、空气流通清爽的环境。多项调查表明,都市人的喜好尺度是“从生活本质及自我内心出发去寻求一种简单的美”。因此,陈列形式设计人员应以简化的线条、材质及色彩作主导。例如色彩上,可选用多种无负担的色系,象具轻松感的灰色、米白、砂石色系,以“悦目”给观众视觉解压。当然还要配合新技术、新科技对辅助陈列展品的科技含量作一定更新……对于每个临时展览,首先弄清陈列的受体是谁:“那个层面的观众为主”作调查,然后是倾听观众的真正需求,最后才从内容到形式进行设计;固定陈列方面,应在2—3年内对内容及形式作更换、充实。要注意文字措辞会否太刻板了、字体的大小能令人看清晰等等。博物馆要在人体工程学研究的前提下,确定各项形式设计。每项设计都要切身处地为观众着想,考虑的包括展品布置的安全,观众通行(最好有“无障碍”通道)及观看的方便等等。例如:能看到物体全貌的标准垂直视角是26度,水平视角约为45度。当版面悬挂较高时,应使画面上端向前方倾斜;悬挂较低时,则应使画面下端向前倾斜,这才会使观者视觉舒服。还有中国画、书法的陈列照明,就要适合中国人和东方人对国画的观赏习惯,看中国画背景的光照度反差不能大;油画呢,则要求画表面与背景照度反差较大,通常大于3:1。总之,优秀的陈列形式,不仅有赖于艺术的构想,同时也有赖于正确处理好“人—展品—环境”之间的关系。

在现代化城市不断发展的今天,作为博物馆的形式设计人员,要认清外来文化的长处及本民族文化的优势,站在新角度,对“中国精神”的文化传统进行再分析和再整理,以焕发本民族潜在的思维创造力,努力创作出符合中华民族的气质与审美心理、有强烈的时代风貌的博物馆陈列形式。

版权所有© 广东革命历史博物馆 ©2009 GuangDong Museum Of Revolutionary History.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208887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