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教育活动>>青少年天地
栏目导航
热点藏品
端午节暨中国文化遗产日来临之际,6月14日上午,广州近代史博物馆的工作
最近更新
广州起义小学生讲解词

广州起义小学生讲解词

各位小朋友,欢迎你们来到广州起义纪念馆参观。在参观前,我想先问你们一个问题,你们有没有去过广州起义烈士陵园扫墓呢?我知道,每年清明,学校都会组织你们去烈士陵园扫墓的,那大家又知不知道,在那里埋葬的是些什么人,他们又有着怎样共同的故事呢?其实,学校组织大家去烈士陵园扫墓,是为了纪念在广州起义中牺牲的烈士们。在我们的纪念馆里面,有广州起义展览和一些相关的复原陈列还有精彩的4d动画和电脑游戏。下面请各位小朋友跟随我走进展厅,去感受广州起义历史带给你们的震撼吧!

由张太雷、叶挺、叶剑英等同志领导的广州起义是继南昌起义、秋收起义之后中国共产党以革命的武装对国民党右派叛变革命的一次英勇反击。广州起义开创了城乡配合、工农兵联合举行武装起义的先例,建立了工农兵民主政权——广州苏维埃政府。这次起义虽然失败了,但它和南昌起义、秋收起义一起成为中国共产党创建红军的伟大开端、在中国共产党和人民军队的发展史上占有重要的地位。

广州起义展览共分四个部分,首先进入第一部分:风云突变

1923年6月,中国共产党第三次全国代表大会在广州召开。大会确定了与以孙中山为首的国民党合作,建立革命统一战线的方针,决定共产党员以个人身份加入国民党。1924年1月,中国国民党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在广州召开。大会对三民主义作了新的解释,确立了联俄、联共、扶助农工的三大政策。大会的召开,标志着国共合作的形成和反帝反封建革命统一战线的正式建立。

1924年1月第一次国共合作实现后,广州成为国民革命的中心和策源地。国共两党都很重视发展农民运动,1925年5月,广东省第一次农民代表大会在广州召开,会议决定成立广东省农民协会,选举彭湃、阮啸仙、罗绮园为省农民协会常务委员。1925年6月,香港、广州工人联合举行大罢工,支援上海五卅运动,反帝反封建的革命浪潮迅速席卷南粤大地。(图为广州各界群众举行游行,拥护国共合作的情景)。

然而自国共合作以来,国民党内部排斥共产党、反对革命统一战线的右派势力从未停止过活动。孙中山逝世后,国民党右派分裂国共合作的活动日益加剧。1925年11月,国民党右派在北京西山召开会议,决定取消共产党员的国民党党籍,公开排斥共产党,分裂革命统一战线。1926年3月,蒋介石为篡夺革命领导权,制造了“中山舰事件”,诬蔑共产党阴谋暴动,公开向共产党发难。5月,蒋介石又在国民党二届二中全会上抛出“整理党务案”,进一步排斥、打击共产党。

1926年7月,在中国共产党的支持和推动下,广州国民政府正式出师北伐。在广大人民群众的大力支持下,1926年10月,攻入武汉。翌年1月,国民政府迁都武汉。1927年4月,正当北伐战争节节胜利之际,蒋介石在上海发动了四一二反革命政变,进行反共“清党”,大肆捕杀共产党员和革命群众,国民党广东当局秉承蒋介石的旨意,在广东实施反共“清党”,疯狂逮捕共产党人和革命群众。4月15日,查封了中华全国总工会广州办事处、省港罢工委员会等机关。据不完全统计,四一五反革命政变期间,在广州被捕的共产党员和革命群众达2100多人,其中共产党员600多人,被秘密杀害的有100多人。

中国共产党广东区委员会(简称“中共广东区委”)获悉蒋介石在上海召开反共“清党”会议的消息后,迅速部署应变措施,下令各地准备举行武装起义,反抗国民党反动派的暴行,同时决定于5月初举行全省总起义。后由于国民党广东当局先行发动了四一五政变,起义计划没有实现。鉴于急剧变化的形势,中共广东区委决定,将区委机关暂时迁往香港,在广州另成立中共广州市委,继续领导广州人民进行斗争,由吴毅任市委书记,周文雍任市工委书记。在中共广东党组织的领导下,广东各地工农武装纷纷举行起义,反抗国民党反动派的屠杀政策。据不完全统计,从1927年4月中旬到7月间,全省有34个县举行武装起义,建立了11个县级革命政权。6月15日,中共广东特委发出通告,号召各地党组织坚决发动农民,举行武装起义,反抗国民党反动派的暴行。在中共广东党组织的领导下,广东各地工农武装纷纷举行起义,反抗国民党反动派的屠杀政策。6月29日,国民党广东当局在广州进行第二次“清党”,包围搜查工会50多处,逮捕共产党员、学生和工人200多人。7月15日,武汉国民党召开会议,决定同共产党决裂,公开叛变革命。随后,汪精卫集团对共产党员和革命群众实行大逮捕、大屠杀。至此,国共两党合作发动的大革命终于宣告失败。

大革命失败后,为挽救革命,中共中央决定于1927年8月1日,在南昌准备起义。8月3日,起义军按照中央预定方案撤离南昌,南下广东,计划恢复广东革命根据地,再举行北伐。8月7日,中共中央在汉口召开紧急会议。这就是历史上著名的“八七会议”,会议总结了大革命失败的经验教训,并确定以土地革命和以武装反抗国民党反动派的屠杀政策为党在新时期的总方针,把发动农民举行秋收起义作为党在当时的最主要任务。八七会议后,中共中央决定在周恩来等未到广东前由张太雷、杨殷等组成临时南方局,组织领导广东、广西等地的武装起义及政治、军事工作;任命张太雷为广东省委书记。

1927年8月1日,南昌起义爆发。3日,起义军按照中央预定方案撤离南昌,南下广东,计划恢复广东革命根据地,再举行北伐。8月3日,中共中央制定了《湘鄂粤赣四省农民秋收暴动大纲》,决定在大革命时期工农运动基础较好的湘、鄂、粤、赣四省举行秋收起义。

为总结大革命失败的教训,制定新的路线和政策,8月7日,中共中央在汉口召开紧急会议。会议通过了《中国共产党中央执行委员会告全党党员书》等文件,确定了土地革命和武装反抗国民党反动派的方针,把发动农民举行秋收起义作为党在当时的最主要任务。

1927年8月,张太雷在香港召开中共广东省委会议,传达八七会议。为贯彻八七会议精神及中央关于接应南昌起义军的指示,中共广东省委在全省范围内发动了大规模的工农武装起义。(以下看到的是:(1927年8月——11月)广东各地工农武装起义一览表)9月至10月上旬,中共中央作出了夺取广州,建立中国临时革命政府的决定。对于广州的革命事业,共产国际、联共(布)都十分重视和支持,多次发出指示对广州起义予以指导,并派纽曼等人为代表到广州指导起义。但由于纽曼不了解广州的实际情况,生硬地套用俄国城市暴动的模式来指导广州起义,给起义造成严重的损失。

1927年11月17日,张发奎与黄琪翔等人发动军事政变,将桂系军阀的势力逐出广州,夺取了广东地方政权。为防止桂系军阀卷土重来,张发奎调重兵驻防广东西江一带,第四军后方事务由参谋长叶剑英代任。广州市内兵力空虚,形成了对广州起义的有利时机。鉴于广东形势发生变化,11月17日,中共中央正式决定举行广州起义,要求广东省委利用粤桂军阀矛盾斗争的有利时机,立即发动农村和城市武装起义,夺取广东政权。11月26日,张太雷在广州主持召开会议。会议决定利用粤桂军阀战争之机,立即举行广州起义,夺取政权。中共广东省委成立了由张太雷、黄平、周文雍三人组成的革命军事委员会,作为起义的总指挥机关,由张太雷任书记兼管军事,黄平兼任广州市委书记,周文雍兼任广州工人赤卫队总指挥。后又任命叶挺为起义军事总指挥。为加强军事指挥力量,中共广东省委派省委军委负责人聂荣臻等参加起义的筹备工作。11月28日,中共广东省委发表了《中国共产党广东省委员会号召暴动宣言》,号召广大工农兵联合起来,推翻国民党反动统治,夺取政权。为组织起义力量,中共广东省委派杨殷、周文雍等人秘密联络工人,并把省港罢工工人利益维持队、工人自救队、剑仔队等广州工人秘密武装统一编为广州工人赤卫队。11月下旬,中共广东省委为适应起义的需要,对工人赤卫队进行重新整编,成立了广州工人赤卫队总指挥部。工人赤卫队总指挥部下辖七个联队、两个敢死队、消息局、汽车队等,共3000多人。中共广东省委派徐向前等一批有军事经验的干部,到各联队秘密组织工人学习军事知识,进行军事训练。中共广东省委通过地下党组织的关系,动员广东兵工总厂、广东制弹厂等地工人秘密为赤卫队制造武器。广东省委也十分重视发动农民参加起义,派赵自选等人在广州市郊和南海、花县等地组织农民赤卫队,准备参加广州起义,并指示各地党组织发动农民起义,配合广州起义。

国民革命军第二方面军第四军军官教导团(简称“教导团”)是由原武汉中央军事政治学校的学生改编而成,当时任第四军参谋长的叶剑英还兼任教导团团长。这教导团共1300多人,其中有几百名是秘密共产党员和共青团员,因此多数官兵都同情和支持革命。1927年8月,教导团奉命南下进驻广州。国民革命军第二方面军第四军警卫团(简称“警卫团”)于1927年12月初在广州成立,全团共1000多人,分三个营。经叶剑英推荐,中共秘密党员梁秉枢担任团长。该团招募新兵时,中共广东党组织秘密选派300多名原省港罢工工人纠察队员应征加入。中共广东省委通过送《红旗》、《工农小报》等刊物给教导团进步官兵阅读,秘密召开教导团党团骨干动员会,在官兵中发展新党员等多方面工作,积极发动教导团官兵参加起义。中共广东省委还通过叶剑英的关系,把蔡升熙、陶铸等共产党员调到警卫团工作,加强党在该团的力量。中共广东省委还积极发动黄埔军校特务营参加起义。12月4日,中共广东省委召集教导团、警卫团以及黄埔军校特务营的革命骨干200多人,在黄花岗举行秘密会议,进行起义的动员工作。12月5日,中共中央批准了广东省委关于广州起义的计划,并对起义时应注意的事项等作了具体指示。12月7日,中共广东省委召开了广州工农兵代表会议。会议选举产生了广州苏维埃政府执行委员会,决定在12月12日举行广州起义。随后,广东省委会议又讨论通过了广州苏维埃政纲、宣言及行动部署。

但就在起义前夕,中共广东党组织设在广州市区的秘密武器转运站——大安号柴米发客店被敌人破获,教导团内的反动分子也向敌方告密,致使起义计划泄漏。汪精卫收到消息后,立即电告张发奎等人,令其立即解散教导团,封闭工会,拘捕共产党,搜查苏联驻广州总领事馆。鉴于形势危急,中共广东省委决定将起义时间提前到12月11日

1927年12月11日凌晨2时左右,张太雷、恽代英、叶挺、徐光英等领导人赶到起义的主要力量——国民革命军第二方面军第四军军官教导团北较场四标营驻地,举行誓师大会。誓师大会上,广州起义总指挥部将参加起义部队统称为工农红军,公开举起了“工农红军”的旗帜,由军事总指挥叶挺担任工农红军总司令。12月11日凌晨3时30分,工农红军总司令叶挺宣布起义开始,三颗信号弹划破夜空,揭开起义序幕,各路起义军按计划奔袭预定目标。教导团第一营第一连共产党员率先行动,处死顽抗的代理团长,并逮捕了15名反动军官。起义开始后,起义者纷纷摘下国民党的徽章,戴上起义的标志——红领带。12月11日凌晨起义爆发时的部队口令——暴动,特别口令——夺取政权。

为了争夺广东地盘,稳固广东政权,张发奎将主力部队集中在广东西江一带,准备与以李济深为首的新桂系决一死战,虽然张发奎的主力不在,但起义爆发时其部在广州驻军据点仍不下二十余处,人数数倍于起义部队。因此,我军决定分数路向广州市各要点发起突击。

参加广州起义的不仅有中国的革命之士,还有不少外国革命者。教导团、黄埔军校特务营以及中山大学内的200多名朝鲜籍战士与中国工人、农民、革命士兵并肩作战。还有胡松茂、洪水等几十位越南革命者也积极参加起义,为建立和巩固广州苏维埃,血洒羊城。以朝鲜籍战士为主的教导团第二营五连和炮兵连在工农红军总指挥叶挺和教导团团长李云鹏的带领下向东进攻,迅速消灭了国民革命军第二方面军第四军第十二师驻沙河步兵团,随后解除了燕塘炮兵团武装。在攻打燕塘炮兵团驻地时,缴获日本造山炮30多门,野炮4门,重迫击炮数门。与此同时工农红军总参谋徐光英率领教导团第一营以连为单位,向南分别攻占国民党广东省党部、东较场,直捣广九车站。教导团第一营在炮兵的配合下,迅速攻占交通枢纽广九车站。教导团第一营第一连的官兵,则在广州工人赤卫队第一联队和敢死队配合下,分为两队,分别攻打广州市公安局和驻公安局对面的保安队。经半小时激战,我军终于攻占公安局。起义军占领公安局后,迅速打开公安局拘留所,解救出被囚禁的800多名共产党员和革命群众。在起义中,起义军缴获和击毁敌人大批武器装备。图为被起义军击毁的铁甲车、汽车和摩托车。教导团第三营则向北进攻驻省公署和观音山的敌军。在国民革命军第二方面军第四军警卫团起义军的协助下,解除驻观音山警卫团第一营的武装,占领全城制高点。

于此同时警卫团革命官兵在团长梁秉枢的带领下,肃清了内部坐探,任命陶铸为参谋长,与教导团同时开始起义。在广州工人赤卫队的配合下,警卫团起义军主要进攻国民革命军第二方面军第四军司令部、军械库和五仙门发电厂等敌军驻地。广州工人赤卫队按预定计划奔袭敌人各据点,首先攻占了市公安局后,还攻占了市内各区公安局、保安队驻地、粤汉铁路黄沙车站、邮电局、无线电局、电话局等政府机关。广州工人赤卫队攻占广东造币厂,缴获了大批武器并攻占敌保安队驻地――惠福路大佛寺。这时候黄埔军校特务营的200多人,将校内反动军官关押起来,开赴市内参加起义。他们先后攻下蟹山炮台和渔珠炮台后,继续向沙河进攻。

起义爆发后,教导团女生队、女赤卫队员和由女学生组成的“飞蛾队”等革命妇女以极大的革命热情,除了承担起义宣传和后勤工作外,许多妇女直接参加战斗。(这位是在广州起义中积极组织和领导妇女开展救护伤员工作的广东第一位中共女党员高恬波。)广州市郊和南海县的数百农军也率先响应积极配合广州起义。市郊工农联队与前来支援的两支南海县农军队伍,迅速控制广三铁路,攻占了石围塘车站,阻击敌人援军。为了配合市内的起义,市郊农军还沿途控制广九铁路,阻止敌人调兵回城。广州起义枪声打响后,清远、花县农军接获紧急通知,立即集中三百余精悍农军急行直奔广州,投入了攻打国民党广东省政府和广州市公安局的战斗中。宝安、顺德等广东各地农军也纷纷组织起来,参加起义。至12月11日拂晓,广州市区大部分地区已被控制,起义军在大沙头至黄沙一带,沿长堤修筑工事,与国民革命军第二方面军第五军李福林部隔江对峙。同时,继续扫清位于长堤的中央银行、第四军军部和仰忠街第四军军械库等几个顽固据点。至12月11日拂晓,广州市区大部分地区已被控制。

起义爆发后,工农红军迅速攻占了大东门警察署,建立临时指挥部。11日凌晨,广州苏维埃政府建立,工农红军临时指挥部搬至公安局大院北楼,正式改称广州工农红军总司令部。12月11日凌晨6时左右,张太雷在广州市公安局内,主持召开广州苏维埃执行委员会第一次会议,庄严宣告广州苏维埃政府成立。会议选举苏兆征担任广州苏维埃政府主席,张太雷任广州苏维埃政府代理主席兼人民海陆军委员,黄平任人民内务委员兼外交委员,何来任人民经济委员,杨殷任人民肃反委员,彭湃任人民土地委员,赵自选任人民土地代理委员,周文雍任人民劳动委员,陈郁任人民司法委员,恽代英任苏维埃政府秘书长,叶挺任工农红军总司令,徐光英任工农红军总参谋。工农红军临时指挥部搬至公安局大院北楼,正式改称广州工农红军总司令部。警卫连设在公安局大院南楼,由教导团第一营第一连负责广州苏维埃政府安全保卫工作。广州苏维埃政府专门在公安局大院总楼设立紧急救护站,收容和救治起义中受伤的军民。广州苏维埃政府成立后,先后颁布了对内总纲领,表明苏维埃政府是工农兵民主政权,代表了工农兵和劳苦大众的利益,因而得到了广大工农兵群众的热烈拥护。为动员群众支持和参加起义,广州苏维埃政府发布了《广州苏维埃政府告民众书》。中共广东省委秘书处向全省各地党部发出《关于广州暴动的通告》,要求各地党部积极领导工农群众暴动,向着广州进发,保护广州暴动的胜利。广州苏维埃政府发布《广州苏维埃追悼死难烈士的宣言》,号召全体工农兵群众保护广州苏维埃,为扫荡军阀、豪绅、地主、资本家的势力而奋斗。广州苏维埃政府成立后,立即组织广州青年学生、妇女、少先队员和工人赤卫队员等组成宣传队,发动工农群众支持革命。广州起义爆发初,中共广东省委决定将参加起义的主要武装力量组织成工农红军3个师,分别由预备教导团、广州工人赤卫队、海陆丰农民赤卫队组成。广州苏维埃政府成立后,为壮大革命武装力量,又再次决定将3个师扩充为军。为了更好地组织和扩充工农红军,广州苏维埃政府在原公安局对面的保安队驻地设立红军编导处。广州工人赤卫队迅速承担起维护市区秩序、消灭残余反革命势力的任务。为了解决缺粮问题,广州苏维埃政府采取了各种措施以解燃眉之急。这是叶挺向商人发布借粮手令。为肃清市内的反革命活动,广州苏维埃政府发表宣言,明令禁止市内反动势力活动,悬赏通缉国民党反动头子。肃反委员会到处搜捕反革命分子、工贼头目和反对苏维埃政府的反革命分子。12月11日深夜,起义总指挥部召开紧急军事会议,讨论下一步的行动计划。鉴于广州外围敌人兵力数十倍于己,工农红军总司令叶挺和聂荣臻等人提出将起义队伍转移到海陆丰根据地,在农村开展长期革命斗争,但遭到共产国际代表纽曼的坚决反对。广州苏维埃政府成立后,得到了广州革命群众的热烈拥护和支持。12月12日中午,工农兵群众在丰宁路(今人民中路)西瓜园召开拥护广州苏维埃政府成立大会。张太雷亲自主持,并发表了热情洋溢的演说。

第三单元:保卫红色政权。广州起义,震惊了中外反动派,他们立即勾结起来向广州进攻。沙面租界的美、英、日、法等国也纷纷公然实行武装干涉,出动炮舰轰击广州市区,并一度派海军陆战队在长堤登陆,攻击我起义部队。日本海军陆战队借口救援日侨,在西堤强行登陆,遭到起义军迎头痛击,逃回军舰。停泊在白鹅潭江面的帝国主义军舰,向天字码头一带的起义军阵地轰击,遭到教导团炮兵的猛烈回击。国民党广东当局军政要员逃出广州后,陆续纠集国民革命军第二方面军第五军驻韶关的陆满团和周定宽团、驻佛山的林营和李营,东江第二十五师,西江第十二师、第二十六师第七十八团,南路教导第一师第一、二团等援军,准备镇压起义。12月11日下午,张发奎部新编国民革命军第二师第三团从大北直街向观音山反扑。叶挺当即指挥起义部队迎击敌军,将其赶到观音山以北,重新控制全城制高点。国民党控制的反动工会——广东机器工会头目李德轩也纠合1000多人,积极参加对起义军的反扑。12月12日凌晨,驻扎在河南的国民革命军第二方面军第五军李福林部,在“江大”、“宝璧”两艘军舰的掩护下渡江,向长堤发动了四次冲锋,均被起义军阻击,未能登岸。12日上午8时,各路反动军队向起义军发起进攻。逃窜到河南的广州市公安局长朱晖日率领警察及李福林第五军一部,三次扑向维新路(今起义路),威胁苏维埃政府,被起义军击退。国民党广东当局纠集的主力部队也开始向广州进行全面围攻,遭到起义军的坚决抵御。为阻止敌军攻入市区,叶挺委任凌津为北江农军第一支队司令,命令其在粤汉铁路沿线扰乱敌人后方,毁坏铁路。从韶关前来增援的周定宽团协同新编国民革命军第二师第三团向观音山起义军阵地反扑。教导团、警卫团和工人赤卫队并肩作战,击退敌人十多次冲锋,拼死守住观音山阵地,但因战斗激烈,伤亡很大。敌军对观音山起义军阵地发起数次进攻,教导团战士与工人赤卫队员依靠战壕等防御工事进行顽强反击。由于弹药耗尽,部分起义军战士冲出战壕与敌人展开肉搏战,伤亡惨重。由于观音山一带战事紧张,工农红军总司令部副官陈赓和工人赤卫队第六联队队长徐向前等也奉命率部增援观音山。叶挺命令周文雍速调农军前往观音山和大北门一带增援。12日下午,中共广东省委书记、广州起义总指挥张太雷参加工农兵拥护苏维埃政府大会返回总指挥部后,乘车前往大北门指挥战斗,途经大北直街时,遭到敌人伏击,壮烈牺牲。

12日黄昏,工农红军总司令叶挺、中共广东省委军委负责人聂荣臻在财政厅观察敌情,鉴于敌强我弱的形势,为避免全军覆没的危险,决定将起义部队撤出广州。接到撤退命令的部队开始向花县方向撤退。黄埔军校特务营士兵获悉撤退命令后,也开始向花县方向转移。主力部队撤退后,教导团炮兵连第三排和工人赤卫队仍坚守在观音山阵地,与十数倍于己的敌军浴血奋战。12月13日,起义军殊死抵抗后,终因弹尽粮绝,观音山被敌人攻占。13日清晨,驻守黄沙车站的工人赤卫队,遭到冒充起义军的敌人袭击,死伤近百人。承担防守沙河重任的黄埔军校特务营100多人(多为朝鲜人)和教导团二营五连战士,坚持与敌激战,大部分壮烈牺牲。未能撤退的工人赤卫队仍坚守街垒,与敌血战。教导团女兵班班长游曦率领女兵班的战士坚守天字码头阵地,与数倍于己的敌人反复搏斗,除一人派往联络起义总指挥部外,全部壮烈牺牲。教导团女兵班班长游曦烈士,牺牲时年仅19岁。100多名南路工人赤卫队队员在西濠口继续顽强阻击敌人,战至最后仅20余人幸存。近200名东路工人赤卫队在第一联队长沈青的带领下,在红花岗、东皋大道与敌一个团作战,伤亡过半,后因弹尽粮绝才撤出战斗。守卫广州苏维埃政府的工人赤卫队员,在打退四面蜂拥而至敌军多次进攻后,因弹尽援绝,被迫撤退。市郊工人赤卫队与南海农军沿广三铁路撤退到南海大沥,被敌军包围,包括中共南海县委书记陈道舟在内,共104名工人赤卫队员壮烈牺牲。

由于敌我力量悬殊,广州苏维埃政权建立3天后,惨遭国民党军队和帝国主义联合势力的镇压。广州起义失败了。

第四单元:为镇压起义,国民党军队重占了广州城,进行了骇人听闻的血腥屠杀、野蛮的炮轰,大片的房屋、建筑被炸毁或焚烧。此时,停泊在沙面的英、美、法、日等帝国主义军舰也对天字码头一带起义军阵地进行了猛烈的炮击,摧毁沿江房屋数百栋。整个广州笼罩在一片白色恐怖之下。遭国民党军队破坏后满目疮痍的广州市容,断壁败瓦随处可见。国民党烧毁了广州商店、民房。

重占广州后,国民党广东当局开始实施骇人听闻的血腥屠杀,进行疯狂的报复。国民党广东当局提出“宁可错杀三千,不可放过一个”的口号,肆意搜捕革命者,凡可疑者立即逮捕枪杀。工人赤卫队副总指挥梁桂华,因负伤被送入韬美医院(今工人医院)治疗。起义失败后,在韬美医院门前惨遭敌人杀害。起义失败后,悬挂着“杀绝共产党”横幅的广州街道。14日起,国民党广东当局开始进行惨绝人寰的屠杀,被杀害的起义军和革命群众多达5700多人。广州成为屠杀共产党人和革命群众的血腥场所。女战士牺牲后,被国民党军队裸尸侮辱。在国民党广东当局残杀革命群众的过程中,手段极其残忍,不少革命者惨遭淋油焚烧至死。在这场血腥的屠杀中,大批无辜市民惨遭杀害。不少剪短发的广州女性,也被国民党广东当局嫌疑参加起义而遭杀害。国民党军队重占广州后,社会一片萧条,秩序十分混乱。(图为当时社会秩序混乱的广州。)国民党广东当局还以煽动和指挥暴动为借口,对苏联驻广州总领事馆进行了野蛮的搜查和洗劫。并杀害了苏联驻广州总领事馆副领事哈西斯等五名外交人员。

1927年12月17日,中共中央发表《中国共产党为广州暴动再告全国民众》,对国民党广东当局屠杀革命群众和苏联代表的暴行进行严厉地谴责,号召全国民众团结起来,与一切反动势力进行坚持不懈的斗争。1957年,广州人民在红花岗修建广州起义烈士陵园,纪念在起义中牺牲的革命烈士。建国后,为纪念遭国民党军队杀害的苏联友人,广东省人民政府在红花岗修建中苏血谊亭。建国后为纪念在起义中牺牲的朝鲜烈士而修建的中朝血谊亭。在广州起义中,有100多位朝鲜志士在沙河战斗中牺。

第四部分:广州起义失败后,不少起义者避往香港,叶挺、叶剑英、聂荣臻、黄平、周文雍、恽代英、杨殷、陈郁、吴毅等起义领导人曾一度抵达此地,继续开展革命斗争。转移到香港的共产党人,遭到了港英当局的迫害和追捕。工农红军副总指挥叶剑英在省委交通员李运全的掩护下撤退到香港后,由于港英当局加紧对共产党人搜捕,一度转往香港新界大埔圩到香港后,叶剑英继续开展地下工作,并潜心总结南昌起义和广州起义失败的经验教训。12月16日至20日,省委交通员李运全,先后五次往返穗港两地,帮助滞留在广州的起义者脱离虎口。中共广东省委军委负责人聂荣臻转移到香港后,迅速找到在香港的省委机关,并与省委委员黄锦辉,安置从广州转来的同志。1928年1月任中共广东省委军委书记和省委常委。不久,聂荣臻再次被省委派往韶关,通知朱德带领的部分南昌起义部队转移。赴港后,省委委员黄锦辉奉命潜回广东,指示已经撤出广州的教导团主力部队向海陆丰转移,不幸在花县附近被捕,壮烈牺牲。根据中共中央继续开展农民革命的要求,著名农军领导人叶文龙奉省委命令,召集从起义中撤退的农军,继续前往北江发动和领导农民暴动。广东著名农民运动领袖、中共广东省委候补委员周其鉴,受省委委派到清远继续坚持革命斗争。期间,秘密潜回广州进行筹款等革命活动,后在清远农民家中被敌人逮捕杀害。12月底,中共广东省委员会在香港召开会议,决定继续坚持开展城市地下斗争。广州起义失败后,广州的党组织遭到重大损失,牺牲党员200多人,许多党员离散,党内人数锐减。1928年初,广州起义的重要领导人麦裕成、季步高和吴毅先后被派回广州担任市委书记,重新建立市委机关,领导和组织城市地下斗争。1928年1月,广州起义时任工人赤卫队第四联队第一大队队长的曾国钧,奉命从香港转回广州担任东区区委委员兼宣传部长,秘密恢复党组织。1月底,因叛徒出卖被捕,遇害于红花岗。1928年1月,已撤退到香港的周文雍被派回广州秘密重建党组织,与陈铁军假扮夫妻,联络同志,酝酿在春节期间发动工潮。后因叛徒出卖,2月初被敌人逮捕。面对敌人的威逼利诱和严刑拷打,周文雍与陈铁军宁死不屈。1928年2月6日,周文雍和陈铁军被敌人押上刑场。两位烈士态度从容,昂首挺胸,高唱《国际歌》。英勇就义于红花岗。

起义失败后,起义军主力北撤花县进行整编,成立中国工农红军第四师,旋即奔赴海陆丰,与南昌起义保存下来的部队红二师会合,实现了从城市到农村的战略大转移。红四师先后参加了东江暴动和保卫海陆丰苏维埃政权的历次战斗。1928年底撤离海陆丰。赤石之战是东江暴动中具有重要意义的一次战斗。由红四师第十团在海陆丰地方武装的积极配合下发起,是海陆丰苏维埃政府成立以来规模最大、战况最激烈的一次战斗,也是战果最显赫的一次胜利。广州起义失败后辗转至广西北流的部分起义者,也继续开展革命活动,先后参加了1929年12月和1930年2月邓小平、张云逸等人领导的百色起义和龙州起义,参与建立红七军、红八军和左右江革命根据地的斗争。而部分与起义军主力部队失去联系的教导团战士和工人赤卫队员,向北撤退,在韶关附近与朱德等领导的南昌起义部队会合。1928年4月,又随朱德走上井冈山,同毛泽东领导的部队会合,改编为工农革命军(不久改称红军)第四军,创建了井冈山革命根据地,为中国革命开辟了农村包围城市的道路。

广州起义虽然经历3天就失败了,但起义军们同敌人搏斗的坚强意志和不怕牺牲的英雄气概意志感染着我们。各位小朋友,希望你们能学习起义军们的坚强意志,努力学习,将来成为对社会、对国家有用的人才!

版权所有© 广东革命历史博物馆 ©2009 GuangDong Museum Of Revolutionary History.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2088875号